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給力 > 第1章 趕出家門。

第1章 趕出家門。

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鐵門咣當一聲從外麵被開啟。一名年紀輕的警員麵容肅穆的走進來。「顧西城,你的家人已經給你了保釋,你現在可以離開,年紀輕輕以後一定要潔自好,出去吧!」潔自好?顧西城獃獃的站起來,乾涸的角微微的抖著,整個人不知道是於現實還是夢境中。隨著警員後往前走了一步,子裡雙間傳來的脹痛黏膩令差點驚掉了眼珠子!低頭看了一眼,上半除了一條蔽的褶皺外套外,裡麵竟然是溜溜,什麼都不剩!大領口傳出的糜...「哢噠……噠噠噠……」

顧西城是被一陣刺耳的、夾雜著鐵鏽的開合聲給吵醒了。

渾酸累疲的病歪歪的從地上艱難的坐起來,下冰涼刺骨刺激的渾一個激靈,渙散的瞳孔猛的睜開。

用力的眨了眨眼睛,眼前的景變得逐漸清晰。

對麵是一堵非常厚實的白灰牆麵,牆麵正中央寫著八個大紅的標語——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顧西城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鐵門咣當一聲從外麵被開啟。

一名年紀輕的警員麵容肅穆的走進來。

「顧西城,你的家人已經給你了保釋,你現在可以離開,年紀輕輕以後一定要潔自好,出去吧!」

潔自好?

顧西城獃獃的站起來,乾涸的角微微的抖著,整個人不知道是於現實還是夢境中。

隨著警員後往前走了一步,子裡雙間傳來的脹痛黏膩令差點驚掉了眼珠子!

低頭看了一眼,上半除了一條蔽的褶皺外套外,裡麵竟然是溜溜,什麼都不剩!

大領口傳出的糜爛之氣是完全屬於陌生人的氣味,順著脖頸下去,上布滿了青紫的痕跡,那是過度縱慾後留下來的痕跡!

這些無疑都在提醒著昨夜發生在上的一切!

大力的搖了搖腦袋,昨天的一切這纔在腦海裡型了。

因為今天是訂婚日,所以昨天繼母高雅蘭與繼妹顧雪瑩陪著一起選禮服。

後來因為選的太累,口,顧雪瑩便買了一杯柳橙給。

喝了柳橙後便昏昏沉沉,全沒力氣,最後被那母兩個架上了車。

在車上,約聽們談起,好像是要將送到萬博公司何總的床上。

記得那個何總是一個年過半百可以當爺爺的老男人!

後來,不過去暈死過去,等到醒來就被警察「掃黃」進了看守所!

顧西城一雙漂亮的桃花眼此時危險的瞇了一條細,一臉怨恨,雙手握拳!

「沒錯,就是們母,真想不到,們平時看起來那麼和善可親,誰知道會暗地裡對我下這樣的毒手,家人,什麼家人?們簡直是狼子野心,我一定要將們的真麵目告訴爸爸!」

顧西城想到這,推開了獄警,心急火燎的衝出了門。

顧家!

顧西城滿麵怒容的跑回來,誰知被繼母高雅蘭阻攔,本進不去家門。

「讓開,我要見爸爸,我要向爸爸揭你們母兩險惡臉!」顧西城氣的說話聲音都在發。

高雅蘭卻幸災樂禍的譏諷道:「顧西城,你要見你爸爸?可惜你爸爸本不想見你了。剛才醫院送來了上週我們全家查的單子,上麵寫著你和你爸爸並非父關係!你是你媽媽與野男人廝混生下來的野種!現在趕給我滾,我們顧家的千金隻有顧雪瑩一個!來人啊,將這個野種趕出去,不要讓在這裡敗壞了我們家的名聲。」

顧西城膛目結舌的瞪視著,這個訊息令呼吸困難,彷彿缺氧了一般,瀕臨死亡。

不敢置信,聲音嘶啞的喊道:「爸爸,我要見爸爸,這不是真的,一定是哪裡搞錯了,爸爸,我怎麼會不是爸爸的兒呢!是你們在害我!」

顧西城被趕出顧家,又急又恨,隻有去找未婚夫駱邵幫忙。

和駱邵是青梅竹馬,又彼此喜歡,雖然他是私生子的份,可是顧西城從來不嫌棄他。

相信隻要和駱邵好好解釋清楚,他一定會幫的。

駱家門口。

駱邵將風的顧雪瑩抱在懷裡,左手摟著纖細的腰肢,右手扣住了的後腦,狂野的吻了下去。

「嗯唔……邵不要,會有人……」

顧雪瑩上說著拒絕,可是雙手卻死命的摟著他的脖頸,與他吻的難捨難分。

「怕什麼,你媽拿出的作假DNA證明,將那老東西氣病了,同時將礙眼的固執礙眼的顧西城趕出了門,以後顧家一切都是我們的,我終於不用再駱家再冷落,不用再應付那個顧西城,太爽了,這一切都多虧了你啊雪瑩,很快,我就可以娶你了。」

「嗯,邵,我也很開心,我們終於可以在一起了!」

說完,顧雪瑩仰著臉,朝著他的薄主的獻吻。

而他們之間的對話此時全部被躲在一旁樹後的顧西城聽到了,顧西城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

臉蒼白,淚花迷住了那雙漂亮的眼。

渾如篩子般抖著,怎麼都不敢相信發生在上的這些都有駱邵的參與。

一直以為他們彼此相,誰知道,現實狠狠打了一掌!

想起之前駱邵對的那些虛偽的甜言語,心臟彷彿有一把刀子,正一點點鈍著淩遲,鮮淋漓,疼痛難忍。

誰會想到的未婚夫會聯合繼母繼妹將拖深淵!

一腔怒火幾乎將整個炸裂,再也不能忍,一臉怨恨的從樹後跳出來,指著那邊纏綿的兩人吼道:「駱邵!顧雪瑩!你們兩個竟然這樣害我,你們還是不是人?」

駱邵和顧雪瑩被突如其來出現的顧西城嚇了一跳。

但是驚也隻是一瞬間,駱邵毫無愧的看著:「西城,別再這裡鬧了,你還不夠丟人現眼?」

「丟人現眼?駱邵真難得,你還知道這個詞?你為了謀我們家的產業,你和顧雪瑩母聯手害我們家,你就有臉了?昨晚昨晚的事兒你是不是也參與了!你說啊,我真是想不到,你你竟然是這樣的人,我真是瞎了眼了,你們等著,我一定要告訴爸爸,讓你們的謀落空!」

顧西城傷心絕,眼淚不停的往下淌,狠狠的瞪視著他們兩個,轉拔就跑——

「邵,不能讓回去見爸爸,現在我媽不在家,要是見到了爸爸說出了真相,我們就完了,怎麼辦啊,你快阻止啊,邵!」

顧雪瑩紅著眼眶著急的指著顧西城的背影喊道。

駱邵抓起顧雪瑩快速上車,眼睛危險的一瞇,發引擎,腳下狠狠的踩到了底!

「邵,太快了——」

顧雪瑩害怕的轉過頭看向麵部猙獰恐怖的駱邵,有些害怕的說道。

此時駱邵雙眸猩紅,宛如瀕臨絕境的野般,他一雙黑的眸子死死的釘在跑到馬路中央的顧西城。

「我要撞死,隻有死了,才能一了百了!」

「砰——」

五年後——

由國飛往臨江市的航班降落了。

機場,一對雙胞胎引起了廣泛關注。

小男孩穿著一個深藍的牛仔,灰的休閑,腳上則是米小板鞋。

一頭栗子粽的頭髮,細碎的劉海遮住了的額頭。

小小劍眉下則是一雙如黑濯石般靈人心魄的眼睛。切這纔在腦海裡型了。因為今天是訂婚日,所以昨天繼母高雅蘭與繼妹顧雪瑩陪著一起選禮服。後來因為選的太累,口,顧雪瑩便買了一杯柳橙給。喝了柳橙後便昏昏沉沉,全沒力氣,最後被那母兩個架上了車。在車上,約聽們談起,好像是要將送到萬博公司何總的床上。記得那個何總是一個年過半百可以當爺爺的老男人!後來,不過去暈死過去,等到醒來就被警察「掃黃」進了看守所!顧西城一雙漂亮的桃花眼此時危險的瞇了一條細,一臉怨恨,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