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先婚後愛之寵妻成癮 > 第一章 始終一個人

第一章 始終一個人

還有我今晚可不可以住?。”“不行,住本小姐這是要住宿費的。”楊雙手抱,扭過頭去,“況且你今天損失了這麼一大筆錢,實在應該罰你去睡馬路。”“好羊羊。”方子靜湊過去抱著,羊羊是楊的小名,“明天我請你吃飯啊。”“。”楊一聽到吃的立馬答應。晚上洗漱後兩人躺在被窩裡,“靜靜,我們要相信我們的白馬王子正騎著馬翻山越嶺而來。”楊突然開口,知道,靜靜的子,死犟,就算再憂傷在外人麵前也不會表出來,就算當初林宇追,也...“我知道這些日子我們家林宇給方小姐添了很多麻煩,所以我這個做母親的不能坐視不管。”林宇母親孫文惠將桌子上的支票推到方子靜麵前,“這是我家林宇打擾方小姐這麼久的一點補償,我想這些錢方小姐一輩子也賺不到,所以希方小姐以後不要再和他見麵了,畢竟他是定了婚的人,我想方小姐也不想做破壞別人婚姻的第三者吧?”

“這些錢我確實一輩子也賺不到,可是這些錢也買不起我的一輩子。”子靜坐在那放在上的雙手的握著,“還有,您可能搞錯了,不是我要和他糾纏在一起,一直都是林宇他主來找的我,所以,您本不用擔心我會纏著他。”子靜拿著包起,就算不能在一起,那麼也要由來說,“順便請您告訴他,請他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了,包括您和您的支票。”留下林宇的媽媽,方子靜瀟灑的離開了咖啡店。

一個人在路上徘徊了許久,直到再也沒有力氣走下去,虛的坐在地上,渾發,心一下子疲倦不,夜涼如冰,子靜抱著雙坐在路邊,盯著地麵發呆,路上來往的車發出嗡嗡的聲音,卻更添幾分寂寞的味道。就這樣安靜的坐著,很久很久……

和林宇是大學同學,沒人知道他們在畢業後往了一段時間,算起來也就幾個月的樣子,他們開始的時候低調,結束的時候也低調,隻因爲喜歡低調,可是林宇的子卻不是這樣,時常會買一些新奇的小玩意送給,給驚喜,隻不過被殘忍的打住了而已,在看來那是沒有未來的彩,有畢業後的工作目標,有相依爲命的母親,而他,開朗活潑,家境也是十分的好,從來就沒有擔心過以後的生活,有的隻有憧憬,所以提出了分手。

再次相遇是在幾個月前一個同學的結婚典禮上,他看到了,也看到了他,隻是他邊還多了一位長相甜的伴,然後知道了那是他的未婚妻,一切看起來都正常不過,隻有自己知道,又一次默默的將自己的心牆給砌上了。

婚禮過後不知道他從哪裡找到的手機號碼,然後還找到了住的地方,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畢竟他已經有了以後要相伴的物件,他們實在不應該再見麵。

“我和我最後的倔強,握雙手絕對不放,下一次是不是天堂……”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方子靜思緒被拉了回來,“喂,羊羊。”

“你在哪啊?我之前打了幾個電話你都沒接,是不是有什麼事啊?”電話那頭傳來閨擔心的聲音。

“我沒事,晚上我可以去你那嗎?”收起手機,方子靜從路邊站起來,理了理被風吹的頭髮,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揮了揮手召了一輛計程車。

客廳裡,方子靜正在被對麵的大學同學兼閨的人罵著,“你腦袋秀逗啦?爲什麼不拿著?既然他們有錢,你就該拿著。”楊氣呼呼的著腰,和方子靜大學四年同學,死黨加閨,子靜和林宇的事,唯一知道的了就是了。

“誰知道呢?現在想想真是後悔啊,早知道收著咱兩去周遊世界也好啊。”方子靜懊悔的嘆了一口氣,“錢沒都沒了,算了唄,話說,羊羊還有沒有吃的?好哦。”方子靜可憐兮兮的看著楊。

“大學時候起,我就最不了你這個樣子,等著,隻有泡麪了,我去煮。”楊無奈起去廚房。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方子靜跟著來到廚房,在肩膀上了記下。“還有我今晚可不可以住?。”

“不行,住本小姐這是要住宿費的。”楊雙手抱,扭過頭去,“況且你今天損失了這麼一大筆錢,實在應該罰你去睡馬路。”

“好羊羊。”方子靜湊過去抱著,羊羊是楊的小名,“明天我請你吃飯啊。”

“。”楊一聽到吃的立馬答應。

晚上洗漱後兩人躺在被窩裡,“靜靜,我們要相信我們的白馬王子正騎著馬翻山越嶺而來。”楊突然開口,知道,靜靜的子,死犟,就算再憂傷在外人麵前也不會表出來,就算當初林宇追,也表現的異常淡然冷靜,可是作爲閨,還是能從字語行間聽出來,有點心的,畢竟能找個對自己好的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嗯,隻是路途比較長比較坎坷而已,所以纔要我們兩個大一直等著。”方子靜知道是要安自己,雖然已經不確定自己會不會再去接一個人了,但是日子依舊要往前看著,明天一切依舊繼續,所以也會收起那份悲傷。

“是啊,天上掉兩個男人下來吧,哈哈哈。”楊大聲嘆了一句。

“哈哈哈~”

第二日,兩人因爲都要上班,所以約好晚上一起吃飯後便各自去上班了,方子靜工作的地方恆通公司,是一家房產公司,當然,可不是學這個專業的,隻不過在公司人事部工作罷了。

如往常一樣,打卡、工作。“子靜姐,早。”辦公室陸續人都到齊了,和關係比較好的陸曉瑤樂嗬嗬的和打招呼。

“早啊,曉瑤。”方子靜不吝嗇的回給一個笑容,曉瑤大學剛畢業,格也十分開朗,和關係也不錯。

“大家早。”此時辦公室的另外兩個人一前一後的進來,都打扮的十分靚麗。後麵趕來的趙凱和陳遠立刻吹起了口哨,“兩位,今天真是漂亮啊。”

“就你甜。”江曉薇撥了撥頭髮,扭著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另一個人陳玲也優雅的走到自己位置。

“有些人偶爾也要打扮一下吧,直接拉低了我們人事部的平均水準嘛。”剛剛坐下的陳玲開口。

“你說什麼?”陸曉瑤一下子咋呼起來,這明顯就是在說們兩嘛,陸曉瑤本就心直口快,哪裡能接。

“我可說的是實話,人家其他部門一站出來可都是,。”陳玲不以爲然的繼續說到,最不爽的就是那個方子靜,整日一副冷冷的表,裝清高的樣子,長得也不咋地。

“我們這裡是選公司嗎?如果你這麼認爲,我不介意去和經理說說主管說說。”方子靜拉著陸曉瑤坐下,示意不要說話。

“你?”陳玲氣急,可是看到門口進來的主管,立刻選擇了閉,惡狠狠的瞪了方子靜一眼。

方子靜也不去理,埋頭開始工作,放在口袋裡的手機震了一下,拿出來看了一下,是一條簡訊,“子靜,我在你公司門口。”是林宇的簡訊,方子靜有些無力的嘆了口氣,手指在上麵點了幾下,回給他一條,“我在上班,中午下班的時候吧。”發完然後將手機調爲靜音放口袋中,一切等中午下班再說吧,心裡這麼告訴自己。

------題外話------

開新文啦,走過路過的親們多多支援收藏啊,曦兒先在這謝謝啦。會纏著他。”子靜拿著包起,就算不能在一起,那麼也要由來說,“順便請您告訴他,請他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了,包括您和您的支票。”留下林宇的媽媽,方子靜瀟灑的離開了咖啡店。一個人在路上徘徊了許久,直到再也沒有力氣走下去,虛的坐在地上,渾發,心一下子疲倦不,夜涼如冰,子靜抱著雙坐在路邊,盯著地麵發呆,路上來往的車發出嗡嗡的聲音,卻更添幾分寂寞的味道。就這樣安靜的坐著,很久很久……和林宇是大學同學,沒人知道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