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 第一章 一去三千年,歸來仍是少年!

第一章 一去三千年,歸來仍是少年!

哈哈,笑掉大牙了簡直,野孩子就是野孩子,說多都是沒用的!”姐笑道。“你知不知道,你笑起來真的很惡心!”伴隨著一個淡然的聲音,姐的笑聲戛然而止,一個影出現在了小巷盡頭。此刻風雪正大,但這影拔如刀,慢慢走了過來。“是誰?姐辦事,閑雜人都滾!”姐手下一個男人嗬斥道。兩個小孩大聲喊道:“叔叔,救救我們!”來的人自然是薛安,他看著被抓住的兩個小孩,那種來自脈的栗告訴他,這兩個小孩就是自己的兒!他的心都為之起...2月14號。

人節。

北江市。

從傍晚時分天空就開始飄落起雪花,可這依然不能阻擋們的熱,大街上人滿為患。

而在北江公園裡。

一切還是那麼的安靜。

北江公園中間有一座湖泊,麵積不是很大,不過因為嚴寒,湖水已經封凍了。

此刻。

湖麵下傳來轟隆隆的聲響。

哢嚓!

一聲巨響之後,封凍的湖麵猶如被巨人打了一拳般,猛地破碎開來,黑的湖水翻湧而上。

湖中的魚兒也全都飄到了水麵上,空氣中散發著濃濃的香氣。

居然是被生生煮了。

岸邊的石階上突然出現了一雙白骨的手,然後是手臂,最後,一通晶瑩的骷髏慢慢從水裡走上了岸。

天空之中雲佈,一個碩大的氣旋出現在骷髏的頭頂。

骷髏抬起頭來,看著天空,詭異的笑了。

隨著他的笑容,骷髏的上開始迅速的出現管等,眨眼之間。

骷髏便為了一個模樣俊無匹的男子。

男子喃喃自語,“三千年……想不到三千年了,我還能回來!”

然後男子抬頭,一道金從眼中而出。

天空中巨大的氣旋應聲而碎。

與此同時,一無比威嚴的氣息,從男子上散發出去。

一時間,整座北江市,乃至整個東都都為之栗了一下。

很多盤膝打坐的老者齊齊睜開雙目,麵容無比的驚恐。

因為他們知到了一強大無比的氣息,這氣息之強大,甚至隻是知了一下,都要將他們的靈魂給錮住了。

是誰?

會有如此君臨天下的氣勢?

薛安沒想到自己還能回來。

三千年啊!

這三千年發生了太多的事了。

當初那個落魄不堪的年,已經為整個位麵屈指可數的仙尊。

若不是在最後證道終極的時候,因為心境的缺憾而功虧一簣。

那麼薛安已經是整個位麵的至高存在了。

而在即將死道消的時候,薛安以無上神通撕開時空,終於回到了地球。

此刻,薛安上的氣息開始瘋狂的減弱。

薛安知道,這是地球的天道法則在束縛他。

如果換作以前,薛安彈指間便能將這弱的可憐的天道擊碎。

可現在的薛安,連以前億分之一的實力都沒有。

而且薛安也沒有在乎這些。

他隻是傷的打量著這座公園。

當初,他跟安是經常來這座公園遊玩的。

“安,你……還好嗎?”薛安低聲自語。

當初的薛安,曾經有一個幸福的家庭。

他大學畢業後,便在眾人或艷羨或嫉妒的目中,帶著校花安來到了這座城市,開始了甜的二人生活。

那時候兩個人都沒有錢,隻能住在一個小房間裡。

但那時候的日子過得快樂極了。

每天薛安下班回來,安都早早的煮好了飯,在家等著他。

薛安本以為日子會這樣幸福而平淡的過下去。

可後來。

安的家人追到了這座城市。

薛安這才知道,安的份居然是中都安家的千金。

中都安家!

這是一個巨無霸級別的龐然大,實力之雄厚,連很多國大企業都隻是他們旗下的產業。

而安便是安家的嫡係子弟。

所以安家絕對不允許安和薛安這樣的普通男人在一起。

可安堅決不肯回去,甚至不惜和家族決裂。

無奈之下,來接安的男人扔下一句好自為之,便離開了北江。

但這隻是個開始,隨後的薛安便失業了,而且沒有任何一家公司敢要他。

無奈之下,薛安便去工地上打工,而且不管多累的活,他都搶著乾。

不為別的。

就是因為安已經有了孕了。

但在安肚子越來越大,即將臨產的時候,薛安卻因為工地上的一次事故而失蹤了。

隻有薛安知道,自己因為那次事故進了一個怪陸離弱強食的神魔世界。

而且這一去,便是三千年。

驀地。

他渾一震,臉上顯出震驚的神。

他三千年後歸來,卻沒想到地球才隻過去了四年。

這也意味著,安依然活著!

雖然被天道規則束縛住,可薛安殘存的實力依然不容小覷。

他閉上眼,神念轉瞬間便籠罩了整個北江市。

結果卻是一無所獲。

果然……。

安已經離開了北江。

薛安角泛起一苦笑,自己的突然失蹤,一定給了極大的打擊吧!

“安,我回來了!”

“我們的孩子,出生了嗎?”

“是男孩還是孩?你說你最喜歡孩子了,所以肯定是個漂亮的小姑娘,對嗎?”

薛安喃喃自語,然後以無上神念開始搜尋和自己有脈聯係的人。

找到了!

咦?

怎麼是兩個!

薛安一愣,角慢慢浮現出一笑意,然後整個人便消失在了雪夜之中。

北江市的大街上,一對正在欣賞雪景。

“哥哥,姐姐長得這麼漂亮,買朵花送給吧!”一個怯生生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這對轉一看,就見一個背著花簍的小孩,正用希冀的目看著二人。

這小孩不過四五歲的年紀,長得雕玉琢一般,大大的眼睛,小小的瓊鼻,還有長長的睫,讓人看了恨不得咬一口。

“好可的小孩啊,這麼冷你還出來賣花嗎?”孩蹲下,笑著問道。

小孩笑的兩個酒窩都顯出來了,“嗯,姐姐我不冷,買朵花吧!”

“買一朵!”男子也笑著掏出錢來。

可就在這時候,又有一個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孩子走了過來,“哥哥,買兩朵吧,我們兩個一人一朵!”

兩個小孩,不但長得一樣,穿著打扮也都一樣,站在一起,簡直能把人萌化了。

“天吶,是雙胞胎嗎?”

這畫麵簡直太好了。

“你們兩個哪個是姐姐,哪個是妹妹呢?”

“有時候我是姐姐!”

“有時候我是妹妹!”

兩個小孩聲氣的說道。

這樣的畫麵也吸引了很多過往的路人,就為這麼可的小孩,也得掏錢啊!

所以沒一會,兩個孩的花就賣完了。

但這也招來了不懷好意的目。

就在兩個孩背著小花簍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個胖碩麵沉的人攔住了去路。

“兩個小賤人,誰讓你們在我的地盤上賣花的?”人怒道。

兩個小姑娘嚇了一跳,然後怯生生的說道:“胖阿姨,我們不知道這裡是你的地盤!我們現在就走!”

“想走?”人一揮手,有幾個麵不善的男子便圍住了兩個孩。

這個人確實是這條街的地頭蛇,人稱姐。

注意這對雙胞胎姐妹很久了,見兩人不一會就憑著可賣了這麼多花,心裡便起了歪心思。

如果能抓到自己的手裡,那麼豈不是多了個搖錢樹?

兩個孩都嚇壞了,其中一個推了一下“妹妹,快跑!”

“跑?你們誰也跑不了!”姐獰笑著說道。

這幾個男子也都圍攏過來。

小孩雖然想著逃跑,可們才四五歲的年紀,怎麼可能是這些大人的對手。

很快,就被抓住了。

“胖阿姨,求求你放了我們吧,我們再也不敢了!”

“還我胖阿姨?告訴你們,我早就調查過你們倆了,無父無母的野孩子罷了,要是乖乖聽話,我可以養你們,不然……哼哼!”姐兼施。

“我們不是野孩子,我們有粑粑有麻麻!”兩個小孩喊道。

“哦?那你們的粑粑麻麻過來救你們啊!”姐笑的出了一大黃牙。

兩個小孩被姐說的神黯淡,低聲道:“我們不是野孩子,我們的粑粑麻麻隻是去了很遠的地方,他們會回來的!”

“哈哈,笑掉大牙了簡直,野孩子就是野孩子,說多都是沒用的!”姐笑道。

“你知不知道,你笑起來真的很惡心!”

伴隨著一個淡然的聲音,姐的笑聲戛然而止,一個影出現在了小巷盡頭。

此刻風雪正大,但這影拔如刀,慢慢走了過來。

“是誰?姐辦事,閑雜人都滾!”姐手下一個男人嗬斥道。

兩個小孩大聲喊道:“叔叔,救救我們!”

來的人自然是薛安,他看著被抓住的兩個小孩,那種來自脈的栗告訴他,這兩個小孩就是自己的兒!

他的心都為之起來。

這就是自己的孩子嗎?

果然長得很像安呢。

不對,那雙眼睛更像自己。

薛安不看的有些癡了。

“你他嗎是不是聾了?讓你滾你聽不到嗎?”其中一個男子罵罵咧咧的手去推薛安。

但下一刻,他的手便齊腕而斷。

鮮噴湧而出,灑在雪地上,紅的刺目。

“啊啊啊啊啊……。”這個男子先是愣了片刻,然後才痛極大喊。

薛安環視在場的人,慢慢的數著:“一,二,三……。”

“你他嗎數什麼呢?”有人怒吼著要沖過來。

但剛沖出來,便從膝蓋齊齊斷裂。

薛安一揮手,風雪將兩個小孩的視線擋住。

然後朝著姐淡淡的說道:“一共八個人,記得黃泉路上,不要走散了!”

姐就覺得這個男人的眼神猶如至高無上的帝王,自己甚至連跪下臣服的資格都沒有。

“不……饒命……。”

話音戛然而止,因為一火焰從姐等人的腳下湧起。

轉瞬之間,便將這八個人燒為灰燼。

無敵從仙尊爸開始花安來到了這座城市,開始了甜的二人生活。那時候兩個人都沒有錢,隻能住在一個小房間裡。但那時候的日子過得快樂極了。每天薛安下班回來,安都早早的煮好了飯,在家等著他。薛安本以為日子會這樣幸福而平淡的過下去。可後來。安的家人追到了這座城市。薛安這才知道,安的份居然是中都安家的千金。中都安家!這是一個巨無霸級別的龐然大,實力之雄厚,連很多國大企業都隻是他們旗下的產業。而安便是安家的嫡係子弟。所以安家絕對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