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弒天刃 > 第1章 冰雪之原

第1章 冰雪之原

容如同刀削般,稜角分明。一雙眼好似鷹隼的眼眸,散發著淩厲的芒。如瀑的長發,隨意披散,給人一種放盪不羈的覺。這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幾歲,但眉宇間,卻帶著一睥睨天下不可一世的氣息。隻是他的臉十分蒼白,看不見一。這人高速掠過這片冰雪之原,剎那間,便掠過地上蹣跚而行的楚墨,出現在數十裡之外的地方。天空中的黑男子,跟地上的青楚墨,雖然在同一片天空下,但卻是兩個世界的人。正常況下,他們之間,不會發生任何集。不過,...刺骨的北風呼嘯著席捲大雪滾滾而來。

綿延萬裡的冰雪原上,一個材單薄消瘦的年,披著一件皮,正步履蹣跚的行走在這片茫然的天地之間。

每一步看上去,都很艱難。

但他走的很堅決。

朝著頂風的方向,深一腳淺一腳的不斷前進。

時值七月,本應夏日炎炎。

但在這裡,卻是鵝大雪,漫天紛飛。

天地間,白茫茫一片。

放眼去,不知東西,不辨南北。

年上披著的那件皮本是黑,但此刻已經幾乎看不出原本的,沾滿雪片,哪怕他不時的抖幾下,將雪抖摟下去。但很快的,又積上厚厚一層。

年看上去,也就十三四歲,材拔,相貌俊朗,白皙的臉上,尚帶著幾分青和稚。

但他目堅毅,且明亮,非常純凈。

這種眼神不多見,尤其在這種環境如此惡劣的地方,更是讓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隻要找到長生天,我就可以拿著爺爺給我的信,拜長生天的七長老為師。」

「拜了七長老為師之後,我就可以學一本領,然後……」

年抹了一把已經有些凍僵的臉上的雪水,喃喃道:「然後,我就可以……去尋找我的爹孃!」

「找到他們,我一定要親口問問,為什麼那麼狠心,這麼多年,對我都不聞不問。」

「要不是爺爺當年把我撿回來……」

「爺爺說不讓我去尋找他們,隻讓我拜師學藝,但我偏不!」

年的那雙純凈的眸子裡,閃過一抹堅定的彩。

「我就要找到他們,問問他們……既然生下我,為什麼又不管我!」

「給我起了楚墨這個名字,宣示了我是他們的兒子;留下一塊玉,證明我的份,然後就什麼也不管了?」

「等到我長大了有就了再憑藉這塊玉來相認麼?」

「這算什麼事?」

「天底下還有這麼不負責任的爹孃?」

「我是一定要問個清楚的!」

楚墨從袍袖中,出凍僵了的手,下意識的了一下口,那塊母親留下的玉,還在他的膛。

咯吱,咯吱……

靴子踏在雪中,留下的腳印,很快就被這漫天大雪所掩蓋。

輕微的息聲,也被呼嘯的風聲所掩蓋。

孤單的影,倔強的前行,雖緩慢,但卻一步都不肯停下來。

此時,就在楚墨看不見的雲端之上,一道影,正在虛空中高速飛行。

由遠及近,瞬間掠過。

這道影也穿著一黑,被高天之上的罡風,吹得獵獵作響。

他的麵容如同刀削般,稜角分明。

一雙眼好似鷹隼的眼眸,

散發著淩厲的芒。

如瀑的長發,隨意披散,給人一種放盪不羈的覺。

這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幾歲,但眉宇間,卻帶著一睥睨天下不可一世的氣息。

隻是他的臉十分蒼白,看不見一。

這人高速掠過這片冰雪之原,剎那間,便掠過地上蹣跚而行的楚墨,出現在數十裡之外的地方。

天空中的黑男子,跟地上的青楚墨,雖然在同一片天空下,但卻是兩個世界的人。

正常況下,他們之間,不會發生任何集。

不過,當這黑男子無意中往下麵看了一眼之後,卻突然間站住。

就那樣,停留在虛空中,迴轉,看向數十裡開外的冰原之上。

厚厚的雲層,漫天的風雪,都完全無法阻擋他那雙淩厲的眼睛,他的目,直接落在那個年上。

「嗯?」

男子皺著眉頭,發出一聲輕咦。

這片冰雪之原上雖說人跡罕至,但偶爾見到幾道影,也不算多奇怪的事。

這樣的人對這黑男子來說,不過是一些螻蟻,他連多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但今天卻不知為何,突然心來,隨意的看了那麼一眼。

世間事,無巧不書,這一眼,讓他直接如同發現寶藏一般。

他的眸子,驟然一亮!

「嘿,我生平不信賊老天,但這次……倒是老天開眼了麼?」

「知我將死,送我一份大禮?」

「隨意看一眼,居然就能看見一個修鍊奇才?」

男子那鷹隼一般的眸子裡,突然間出一淡淡的笑意。

不仔細看,絕對看不出來。

接著,他直接朝著那楚墨的方向,大步走來。

在這虛空中,每一步,都能走出數十丈的距離,幾乎是眨眼間,便來到了楚墨的頭頂上空。

冰雪之原上。

楚墨正深一腳淺一腳的頂風向北前進著,可突然間,他覺到一陣極度冰冷而又刺骨的寒意,霍地向他襲來,讓他不自的打了一個寒。

「怎麼突然這麼冷?」楚墨咕噥了一句。

接著……

楚墨猛然間覺到,自己周圍的空氣,瞬間變得無比的粘稠起來。

一道道冰冷的氣息,散發著無盡的殺機,直接將他包裹。

楚墨雖然不是特別清楚什麼是殺機,但他卻能夠直接到那死亡的味道!

就跟之前他經歷的那件事一樣。

天空中原本紛飛的大雪,竟然不知在什麼時候,悄然停了。

楚墨猛的瞪大眼睛,抬起頭,向霾的天空。

在那裡,一道黑的影,正淩空站在那,淡淡的著他。

楚墨頓時被嚇了一跳。

用力的眨眨眼,再次看向那裡。

那人,還在。

不是幻覺!

那是一雙怎樣冰冷的眼睛!

楚墨發誓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可怕的人。

隻看對方一眼,心臟便砰砰跳個不停,像是要從嚨裡麵跳出來!

他甚至懷疑自己下一刻,就會直接死去!

那種抑的覺,讓他想要喊,但卻發現,自己本說不出話來。

無法開口!

見到這人,不知為何,竟有種想要跪拜的衝。

楚墨強忍著,直子,看著這人。

這時候,天空中的這道影一閃,直接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那雙冰冷的眸子,落在他的上,瞇著眼,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他好一會。

才開口說道:「不錯,沒想到,不僅資質絕佳,就連骨……也如此出眾!」

「小子,跟我走吧!」

隨著黑男子這句話,楚墨忽然間覺到一輕,那種窒息的覺,頓時消失了。

不過麵對著這個突然間出現的黑男子,還是有種巨大的力,彷彿麵對的不是一個人。

而是……一座山!

一座大山!

楚墨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這個青年,一臉驚愕的道:「為什麼要跟你走?你是誰?」

黑男子蒼白的臉上全無表,眉梢輕輕一挑:「拜我為師,做我弟子!」

楚墨頓時愣住,獃獃的看了這男子半晌,確定他不是在開玩笑,這才搖頭道:「不!」

「嗯?」黑男子的眉頭頓時微微一皺,從鼻子裡,哼出了一聲。

楚墨能夠明顯覺到,那種死亡的氣息……再一次將他籠罩起來。

而且,這一次,明顯要比之前的更加強烈!

他甚至可以清晰的覺到,眼前這人隻要一念頭,他就會立馬死去。

一個十幾歲的年,驟然間遇上這種事,說不恐懼絕對是騙人的。

楚墨此刻息起來都很費力,不過,他依然用那雙明亮的眼睛,看著眼前這黑男子,用力的搖搖頭:「不行,我不能……答應你!」

「不行?」

「本尊行走世間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人敢在本尊麵前,說這兩個字!」

黑男子冷冷的看著楚墨:「你再說一次試試?」

楚墨有些恐懼的看著他,了脖子,但依然是搖頭:「不行……」

「不見棺材不落淚!」黑男子冷冷說了一句,也不見他有什麼作,楚墨的突然間離地而起,出現在幾十米的高空上。

「答不答應?」黑男子冷冷問道。

「不……不答應!」楚墨雖然一臉驚恐表,都不自的有些哆嗦,但依然在搖頭。

呼!

楚墨覺到自己的朝著地麵狠狠摜去!

不是掉落……而是,加速往地麵上撞。

就像是小孩子玩泥的時候,抓起一團泥……狠狠的往地上摔。

楚墨現在,就是這團泥……

「啊!」楚墨忍不住發出一聲驚。

然後……他大頭朝下,在距離地麵還有幾尺的地方停住。-

楚墨覺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眼中充滿恐懼。

「答不答應?」黑男子問道。

「不……不答應!」縱然三魂七魄都被嚇沒了一半,但楚墨卻依然拒絕。

「那你就死吧!」

黑男子冰冷的聲音傳來,楚墨猛的發出一聲慘。

覺渾上下的骨骼,像是突然間要散開了,要被人生生的從中出去。

接著,彷彿有千萬隻螞蟻,爬滿他全各,在瘋狂的噬咬他,撕扯著他的皮。

那種滋味,簡直生不如死。

時間或許並沒過去多久,但對楚墨來說,卻像是過了一輩子那樣漫長。

砰。

他的失去了控製,從離地幾尺的地方摔落下來,傳來一陣輕微的骨裂聲。

一隻胳膊骨折了。

楚墨癱在雪地上,渾上下已經完全被汗水浸。

黑男子冷森森的看著他:「還不答應?」

「不……不答應,你殺了我吧……」楚墨一臉虛弱,有氣無力的說道。

「還不答應?」黑男子的眉宇之間,泛起一抹戾氣,他這次是真的有些怒了。

「那我倒要看看,你的骨頭,究竟有多?」樣。天空中原本紛飛的大雪,竟然不知在什麼時候,悄然停了。楚墨猛的瞪大眼睛,抬起頭,向霾的天空。在那裡,一道黑的影,正淩空站在那,淡淡的著他。楚墨頓時被嚇了一跳。用力的眨眨眼,再次看向那裡。那人,還在。不是幻覺!那是一雙怎樣冰冷的眼睛!楚墨發誓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可怕的人。隻看對方一眼,心臟便砰砰跳個不停,像是要從嚨裡麵跳出來!他甚至懷疑自己下一刻,就會直接死去!那種抑的覺,讓他想要喊,但卻發現,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