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神級黃金指 > 第一章 神之中指

第一章 神之中指

將何衝坑了進去。何衝,濱海市人,在高考失利後便自己做起了小本玉石買賣,他沒錢開店鋪,隻是在古玩街上擺了個小攤,雖然賺不到什麼大錢,但基本溫飽卻是能解決。李航是名和田玉商人,兩人因爲古玩相識,何衝之所以會做玉石生意也是李航躥唆的。半月前,有人找到了何衝,說要買上好的和田籽料,讓何衝去幫著找,出價五十萬。在巨大的利益麵前,何沖決定冒一次險,從李航那裡賒了十塊很好的帶皮籽料,可也就在這時,那個買貨的人卻...“照著我說的寫!寫錯一個字,我就砍斷你一手指!”

電閃雷鳴的夜晚,濱海市郊區的一間平房裡,三個麵兇相的彪形大漢正圍著一個滿臉驚恐的年輕男子。

“我……我……”年輕男子想要說些什麼。

“怎麼?你覺得今天不寫能出的了這個門嗎?”其中一個大漢突然將背後的砍刀亮了出來,猛的砍在木桌上。

“我寫……”

“今欠李航三十萬元整,一月還清,否則便用家中祖傳乾隆窯黃地青花纏枝蓮紋瓷盤作抵。寫上你的名字,你何衝是吧,別想寫錯了矇混過去!然後再寫上日期!”

兇狠的大漢念一句便讓何衝寫一句,直到所有的都寫完,又拿出印泥摁上手印,這纔算完。

“滾吧!”

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大漢不再爲難何衝,直接一腳給他踹了出去。

踉踉蹌蹌的走在路上,任憑滂沱的大雨沖刷著自己,何衝不知道爲什麼會落得現在這般田地。

欠條上的那個李航他認識,不止認識曾經還是何衝很好的一個朋友,也正是這個曾經的好友,卻因爲覬覦他家的祖傳寶貝,居然設下圈套生生將何衝坑了進去。

何衝,濱海市人,在高考失利後便自己做起了小本玉石買賣,他沒錢開店鋪,隻是在古玩街上擺了個小攤,雖然賺不到什麼大錢,但基本溫飽卻是能解決。

李航是名和田玉商人,兩人因爲古玩相識,何衝之所以會做玉石生意也是李航躥唆的。

半月前,有人找到了何衝,說要買上好的和田籽料,讓何衝去幫著找,出價五十萬。

在巨大的利益麵前,何沖決定冒一次險,從李航那裡賒了十塊很好的帶皮籽料,可也就在這時,那個買貨的人卻說不要了。

這讓何衝慌了神,這十塊籽料拿貨價就三十萬,何衝本沒有能力獨自消耗。

無奈之下,何衝隻能厚著臉皮想要退還回去,可誰想一向兄弟長兄弟短的李航這次居然一點麵不給,不僅不退還勒令何衝半月必須把尾款補齊。

看清了現實的何衝抱著最後一希切開了那些籽料,本以爲能找補些錢回來,哪想到開料後何衝徹底傻眼了。

和田玉雖然不像翡翠那樣無法看到石皮的玉,但綹裂和石髒卻沒法確定,這十塊料子每一個都是充滿了綹裂和石髒,如此一來上好的料子變的一文不值。

半月後,也就是今天,何衝突然被人綁架到了郊區再度寫下欠條,這才明白過來原來一切都是圈套。

“我真傻,爲什麼要給他看那件窯的盤子。”何衝苦笑,“怪不得他會這麼殷勤的讓自己跟著幹玉石生意,怪不得他會這麼痛快的答應賒賬!”

就算知道這一切又能怎麼樣,何衝很清楚自己本沒辦法償還這些錢,但他也不想把那件祖傳的盤子就這麼抵出去,要知道那可是他過世的爺爺最心之,臨終前還一直囑咐何衝就算天塌了也要保住。

“老天,難道你真要這麼對我嗎!”何衝仰天大吼,“爲什麼!”

天空的響雷接連不斷,似乎是在對何衝的憤怒進行著迴應,又似乎是在嘲笑他的愚蠢。

“轟隆!”突然一道巨響在何衝耳邊炸響,好像手雷炸一樣震的耳朵嗡嗡直響,跟著那宛如白龍的閃電便從天而降,竟直接劈在了何衝的頭上。

“賊老天,連你也不放過嗎?”

這是何衝最後的念頭。

“這是哪?”何衝睜開雙眼,卻發現自己站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周圍漆黑,腳底竟是虛空。

“王小二,你因不孝母,今降天雷收……”一個聲音忽然出現在了何衝的頭頂,可說了一半卻停了下來,過了半響才又出聲,“臥槽?劈錯人了?好尷尬,這咋辦?”

“你說啥?劈錯人?”何衝角一陣搐,但他已經萬念俱灰,“你沒劈錯,反正我不想活了,帶我走吧。”

“那不行,讓上麵發現了我會倒大黴的。”那聲音堅決不肯,“這事你可別說啊,要保!你放心,我會給你封口費的。”

還不等何衝說話,頭頂再度落下白晃晃的閃電,而且不是一道,是數十道,不斷的朝著何衝劈去。

“小子,算你因禍得福,封口費就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神之中指,以後記得打雷天多出來爬到樹頂看雷,會有好的。”

“看你做人不易,本仙再免費送你一次淬煉魄的機會,將來的人生要好好把握,我在上麵等著你,哈哈哈哈哈哈!”

神之中指是什麼何衝不知道,他隻知道自己現在被劈的外焦裡渾脆,隻想亮出拳頭然後單獨出中指做個國際手勢。

何衝再度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而地址卻是在他家中的牀上。

“我是怎麼回來的?那是夢?”何衝坐起,想起昨晚寫下的欠條,一臉苦笑,“三十萬,一個月的時間,我怎麼還啊!”

起下牀,來到客廳,早飯已經擺在了餐桌上,何衝知道父母已經上班去了,看看自己這個宛如九十年代的家,何衝心中一陣絞痛。

何衝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而且是臨時工,全家三口一月賺的錢加起來還不到五千塊,存款更沒多,想要湊出三十萬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拖著沉重的雙來到矮幾前,何衝看著那個被的亮晶晶的乾隆窯瓷盤,眼圈泛出了淚。

“爺爺,孫兒不孝!”何衝雙手小心的拿起瓷盤,淚水卻再也忍不住。

可也就是在這時,何衝的腦海裡突然出現了一篇文字。

“清乾隆黃地青花纏枝蓮紋鬆石綠底大盤,清代乾隆年間景德鎮窯燒造,黃地和鬆石綠地是低溫釉彩,釉下青花先行燒好,再填彩低溫燒製……”

何衝大驚,往後退了一步,瓷盤卻落在了矮幾上,也幸虧擡的低,否則非摔壞不可。

可也正是這一退,何衝腦海裡的資訊隨之消失不見。

“神之中指,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何衝忽然想起那宛如做夢的遭遇,頓時大喜,“難道是真的?”

何衝皺眉,又慢慢的出的右手中指,就在他到瓷盤的霎那間,那段文字果然再次出現。識,何衝之所以會做玉石生意也是李航躥唆的。半月前,有人找到了何衝,說要買上好的和田籽料,讓何衝去幫著找,出價五十萬。在巨大的利益麵前,何沖決定冒一次險,從李航那裡賒了十塊很好的帶皮籽料,可也就在這時,那個買貨的人卻說不要了。這讓何衝慌了神,這十塊籽料拿貨價就三十萬,何衝本沒有能力獨自消耗。無奈之下,何衝隻能厚著臉皮想要退還回去,可誰想一向兄弟長兄弟短的李航這次居然一點麵不給,不僅不退還勒令何衝半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