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神級兵王陸軒 > 第一章 美女總裁

第一章 美女總裁

說道,這份工作,陸軒的老爹老媽可是找了他的大姑媽的二姨夫的表姐夫,才幫忙找來的。而陸軒自從離開部隊後,渾渾噩噩在江寧市呆了一年多,才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也是不想輕易的失去的。“是你!”寧宛西走過來,這纔看清楚他的容貌,聲音有如天籟,可有些冷,似乎還有一驚訝之。寧總裁認識我?陸軒心頭一咯噔,卻是連忙搖搖頭,我隻是一個小保安而已,寧總怎麼可能會認識我,點了點頭:“嗯,我是停車場的保安,我陸軒。”“明...第一章總裁

寒冬已悄然走過,三月底的天氣,帶著充滿暖意的春風,微風徐過,沁人心脾,在華夏國江寧市的一座大廈門前,這裡正是班的高峰期,許許多多的私家車駛進大廈的停車場。書趣樓()

值得一提的是,這座大廈乃是騰遠集團的行政大樓,一棟高大四十層的大樓,坐擁十萬平方米,是江寧市的龍頭企業,更甚者,騰遠集團還是華夏國五百強企業之一。

此刻,在騰遠集團的停車場,陸軒正穿著一保安製服,裡叼著煙,慵懶的靠在治安亭的門柱,模樣頗為愜意的很。

來來往往的白領們看到他的樣子,均是心頭呸了一聲,吊兒郎當的子樣,我呸,活該當保安。

但是在所有人心裡,不免心裡有些不平衡,因為陸軒材拔,即使沒有健所帶來鼓包的沖擊,但他的四肢線條優,有一種繃富有發力的覺,小麥,眉如劍,眸如星辰,鼻若懸膽,那臉頰的廓如刀子削過一般,起那些白領的小白臉,十分的富有別樣的,那種沖擊力,使得許多小姑娘在下班的時候,都會瞄他幾眼。

可對於停車場保安的份,小姑娘們隻是過過眼福罷了。

如今已是班時間,集團公司所有白領們的車子已經停好在停車場,此刻陸軒閑來無事,東瞧瞧,西看看,這時候,一道倩影從不遠走來。

陸軒看到了一張鵝蛋臉,眉如遠黛,眸如秋水的人俏臉,長發高高盤起,更突出修長的脖頸潔白如玉,一黑的ol製服將完的軀勾勒的凹凸有致,翹,實在是妖嬈麗的不像話。

玩世不恭的陸軒什麼時候看到過這種級別的,眼眸發熱,一時間蟲腦之下吹了一記響亮的口哨。

臨時有事的寧宛西,剛剛走到停車場,準備提車的時候,卻是發現一個保安竟然瞇瞇的向自己吹口哨。

不作死,不會死!

寧宛西頓時怒了,然而後一個影急急忙忙跑了過來:“不長眼的東西,竟然敢調戲我們的董事長!”

什麼!陸軒頓時打了一個冷戰,不會這麼倒黴吧,竟然是新任的集團公司總裁——寧宛西!

而寧總後的跟來的人,正是的專職,陸軒還是認識的,所以,眼前的大絕對是寧總裁不假。

要不要這麼倒黴?

作為剛剛任的董事長寧宛西,即使未曾見麵,陸軒又怎麼會沒聽說的,寧宛西據說是剛剛回國的海歸,乘父業,幫助他老爹打理偌大的騰遠集團,而這位新來的總裁冷若冰霜,讓人任何人生不起親近之心,但是貴為總裁的,所有公司職員厚著臉皮也得倒。

傳聞寧宛西好像是有病,而且是一種十分怪的病——非常討厭男人,而這一點,陸軒親耳聽聞的,一位公司的男員工在下班時,沖沖忙忙不小心到了寧宛西的胳膊一下,他的結局便是被寧總裁條件反的一個過肩摔,狠狠的摔倒在地。

值得一提的是,這位倒黴的仁兄可是一個二百多斤的胖子,說明寧宛西可是一個高手,這件事發生之後,騰遠集團的男同胞們,都不敢靠近寧宛西三尺以,那位倒黴的胖子可在醫院住了一個月呢。

這種怪病也許也是造寧宛西為什麼會這麼“冷”的原因,即使家財萬貫,可是卻有這種怪的病,讓人唏噓不已。

即使寧宛西對男人厭惡,但依然讓許多男同誌奉為心的神,期盼著自己有一天,能夠拯救神離苦海。

“寧總,你好,”陸軒有些頭皮發麻的說道,這份工作,陸軒的老爹老媽可是找了他的大姑媽的二姨夫的表姐夫,才幫忙找來的。

而陸軒自從離開部隊後,渾渾噩噩在江寧市呆了一年多,才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也是不想輕易的失去的。

“是你!”寧宛西走過來,這纔看清楚他的容貌,聲音有如天籟,可有些冷,似乎還有一驚訝之。

寧總裁認識我?陸軒心頭一咯噔,卻是連忙搖搖頭,我隻是一個小保安而已,寧總怎麼可能會認識我,點了點頭:“嗯,我是停車場的保安,我陸軒。”

“明天一早把你的戶口本和份證帶著在這裡等我,”寧宛西麵無表打斷了他的話,說完直接離開,留下傻傻站著的陸軒,即使開除我,也不需要帶戶口本吧?

“你死定了!”小書跟,經過陸軒的邊時,不忘重重的哼了一聲道。

陸軒搖了搖頭,人一倒黴,喝涼水都會塞牙,此時,他都恨不得你自己幾耳子了,不過寧總要裁人,一句話的事而已,為什麼要讓自己在停車場裡等,陸軒心裡疑,但是既然得罪了寧總,肯定沒好果子吃。

“軒子,”此刻,杜楓走到了他的邊,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看開點吧,這都是命!”

剛才那雙冷如利劍的目,讓陸軒久久不能忘卻,不是調戲了一下嘛,犯不著跟殺父之仇一樣吧。

陸軒將手裡的煙完,目有些茫然,如果明天被開除了,自己又要去找什麼工作好呢。

一天班下來,陸軒回到了自己的市區角落的一出租房裡,江寧市的房價飛漲,即使這個不到十平方米的簡陋小房子,一個月的房租也要500塊。

陸軒躺在床,想著今天的事,不由得又是一陣不爽,倒黴,真他媽的倒黴,好好的工作這麼丟了。

騰遠集團的保安,一個月也能有3500塊,加每天幫菜鳥車手停車的小費,一個月可有6、7千塊呢,這個好差事,卻是被陸軒親手葬送了,想想覺得心裡憋的慌。

其實錢還是另外一回事,主要是陸軒剛剛融了當保安的生活,卻是又要失去了,從部隊回到家鄉,陸軒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該乾什麼了,那種迷茫,那種孤寂,差點沒讓他自殺。

想著部隊的兄弟,想著以前的種種,陸軒神無的黯然,想著想著,他直接睡著了。

神級兵王陸軒冰霜,讓人任何人生不起親近之心,但是貴為總裁的,所有公司職員厚著臉皮也得倒。傳聞寧宛西好像是有病,而且是一種十分怪的病——非常討厭男人,而這一點,陸軒親耳聽聞的,一位公司的男員工在下班時,沖沖忙忙不小心到了寧宛西的胳膊一下,他的結局便是被寧總裁條件反的一個過肩摔,狠狠的摔倒在地。值得一提的是,這位倒黴的仁兄可是一個二百多斤的胖子,說明寧宛西可是一個高手,這件事發生之後,騰遠集團的男同胞們,都不敢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