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全能護花高手 > 第01章 我不是醫生

第01章 我不是醫生

人。“那這麼著急召喚我回來是爲了什麼事?”秦這纔有時間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好奇的問道。“生個孩子。”人淡雅的說道。“和師父你嗎?”秦立即說道,表之中有著按捺不住的喜悅,師父怎麼知道自己暗老人家很多年了。話音剛落,人手裡的茶杯手而出,朝他的口砸來,一澎湃的力道帶起冷厲的寒風,瞬間將秦給砸飛了。旋即,一張白紙和一封信飄落在他的麵前,白人卻是已消失不見,聲音遠遠傳來,“去藍海,找到韓雪,和生個孩子。”秦...大於市,小於林。

華夏國西南省份某邊陲小鎮,一個殘破而的小院子裡。

秦風塵僕僕,大步邁院,聲音有些焦急的問道:“師父,新的宗門任務是什麼?”

院子裡麵,手端一個緻的青瓷茶杯,站在一棵老槐樹下的白人悄然轉,打量了秦兩眼,眉頭微微皺起,微有不滿的說道:“怎麼還是這麼沉不住氣?”

秦低聲苦笑:“我以爲師父您這邊出問題了。”

“我沒事。”人語氣清淡,不含一的煙火之氣,這一一靜之間,讓秦看的有點癡了。

人著一條素雅白,白飄飄,不惹塵埃,清塵似仙,如玉,脣如,發如墨,額間一枚玉月牙,更是爲之帶來幾分神聖而神的氣息,讓人永遠看不明,猜不。而臉上的表,永遠的含笑,永遠的慈悲,尊貴不可方,這是一個足矣令任何男人看了都會自卑的人。

“那這麼著急召喚我回來是爲了什麼事?”秦這纔有時間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好奇的問道。

“生個孩子。”人淡雅的說道。

“和師父你嗎?”秦立即說道,表之中有著按捺不住的喜悅,師父怎麼知道自己暗老人家很多年了。

話音剛落,人手裡的茶杯手而出,朝他的口砸來,一澎湃的力道帶起冷厲的寒風,瞬間將秦給砸飛了。

旋即,一張白紙和一封信飄落在他的麵前,白人卻是已消失不見,聲音遠遠傳來,“去藍海,找到韓雪,和生個孩子。”

秦臉微微一變,旋即輕聲苦笑,“師父,你這到底玩的是哪樣啊,我在你老人家麵前難道就這麼不待見嗎?”

……

八月底九月初,正是藍海各大高校開學返校的高峰期,秦所坐的這輛火車,滿了前往藍海求學的學子。

秦手裡拿著一張嬰兒的照片,大眼瞪小眼的看著,試圖看清楚師父指配給他的這個從未謀麵的老婆的模樣,隻是可惜,無論他怎麼看,都無法看清楚這個韓雪的孩十八年後會變一個什麼樣子。

“師父一句話都不說就將我弄到藍海去,若是這人是個母夜叉的話那該如何是好?師父啊師父,你老人家向來英明神武,什麼時候也會出這種昏招了。”

胡想著,秦的一顆心,又是忐忑,又是期待,當真是複雜到了極點。

綠皮普快火車緩緩行駛在荒原之中,車沒有空調,風扇掛在頭頂,烏拉烏拉的轉著,卻毫不能驅散車廂的燥熱之氣。

車廂的溫度至有三十度,氣溫一高,人心就是有些浮躁。坐在秦左側的大姐一直在煽著手裡的報紙,時不時的咒罵一兩句見鬼的天氣。

收起照片,秦的心忽然變得大好,眼睛時不時的在對麵剛剛上車的一大一小兩個人上看一眼,再看一眼,直到看得兩個人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了,他才滋滋的一笑,活一個沒見過世麵的傻小子。

大皮細膩白,眉眼如畫,穿黑套,纖長的上裹著,再配上一雙黑高跟鞋,顯得態輕盈,極爲,尤其是前服的蕾褶皺,更是勾勒出峰巒聳立、壑深邃的景,讓人流連忘返。

小材極好,穿著一件長T恤,碎花棉布和帆布鞋,戴著一頂鴨舌帽,看不清楚樣子,隻出一截纖細晶瑩的小,惹人遐思,一直低著頭,看上去有點害。

“小夥子,這車廂溫度高的跟一個烤爐似的,我看你上一點汗水都沒有,難道不熱嗎?”旁濃妝豔抹的大姐放下手中報紙,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秦笑笑,隨口調侃道:“我從小在農村長大的,風吹日曬習慣了,比不得大姐你們這種坐在辦公室裡吹空調的功人士。”

大姐嘻嘻一笑,有些矜持地道:“我哪裡算是什麼功人士,不過你說的也對,我們這些都市白領的質就是不行,比不得你們啊。”

秦笑笑,斜睨著對麵的大小,意味深長地道:“不對,應該是纔對,我這是皮糙厚,沒什麼好驕傲的。”

大姐上下打量著他,嬉笑道:“小夥子,你真會說話,一定很討人喜歡吧。”

秦轉過頭,掏出懷中的照片,在麵前一晃,滿臉認真地道:“大姐,你該不會是要給我介紹朋友吧?我可是有老婆的人!”

大姐這下徹底愣住,好半天,才哈哈大笑起來。

……

大姐的笑聲之中,秦的耳朵裡傳來一個微不可聞的聲音:“姐,。”

這聲音的,好似這夏日燥熱的氣候裡一抹清涼的空氣,秦循聲去,就是見著端坐在對麵的小小幅度的扭了兩下,一隻手向背後輕輕抓了起來。

大一把將的手抓住,小聲提醒道:“薇薇,不能抓的,會留下傷疤。”

小側過子,支支吾吾的道:“姐,真的好,全都,難。我忍不住了,嗚嗚……”的聲音甚是悽惶,都快哭出來了。

大更是著急,擡腕看下手錶,有些無奈的道:“到達藍海還要半個多小時,真的忍不住了嗎?要不,要不去廁所我給你看看。”

小點點頭,頭的很低,不過在點頭的那一個瞬間,秦有看到的脖子上長滿了紅的痱子,難怪一直都戴著鴨舌帽,低著頭不好見人的樣子。

大嘆了口氣,就要拉著小起,旁邊座位上一個戴著金無框眼鏡的中年男人推了推眼鏡,微笑著問道:“兩位小姐,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你是?”大轉過頭,一臉狐疑的問。

中年男人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拿腔調地道:“抱歉,自我介紹一下,我胡爲,我是醫生。我看的出來這位小姐好像有點不舒服,不介意的話,我想我可以幫忙看看。”

大猶豫了一下,見著小一副的不行的樣子,就輕輕點頭,讓開位置,讓小坐出來一點。

胡爲示意小將帽子摘下,帽子一摘下,旁邊的乘客就都倒吸一口冷氣,這原本是一張明豔人的小臉,此刻,臉上卻是長滿了紅的痱子,點點的佈滿了整張臉,看上去目驚心。

胡爲顯然也沒意識到問題會這麼嚴重,看了幾眼之後,就有些心虛的道:“抱歉,這是很嚴重的皮病,我雖然是皮科醫生,但是這癥狀太嚴重了,好像……有點麻煩。”

話音剛落,他見大臉不對,趕忙解釋道:“我想,如果火車上有正規的消毒械和藥水的話,我還是能夠做的,不過現在爲病人的安全著想,我不能輕易做這些。”

胡爲之所以主站出來,原本是想在大小麵前博得一個好印象的,可是一見小這樣子,就是打了退堂鼓,這不是他所擅長的領域,胡醫治的話,隻會給自己添麻煩。

大神黯然,幽幽地道:“沒關係。”

胡爲聽著這滿是失的聲音,有些不甘心,他翻出自己的包找了好一會,纔拿出一瓶酒,遞過來道:“酒可以消毒,如果實在是的難的話,就去塗抹一點吧,我想會有點幫助的。”

“謝謝。”大接過酒,見著小無比難的樣子,也不管這樣子做會不會有用了,希幫忙減輕一點痛苦。

拉著小才站起來,就是聽到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傳來:“慢著!”

大回頭看向秦,秀眉微蹙,有些不耐煩的道:“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想,我可以幫忙看看。”秦笑笑,輕聲道。

“難道你也是醫生?”顯然對在火車上找醫生的事不抱什麼期待了,大這話說的有點漫不經心。

秦聳聳肩,坦白地道:“我不是醫生。”

大心中懊惱,微嗔道:“你這人……不是醫生住我們幹嘛,難道不知道人家現在很難嗎?”

這話一出,那些看熱鬧的人也是笑了起來。

“有人想英雄救哦!”

“這不是英雄救,這是癩蛤蟆想吃天鵝。”

“可不是,看他那個鄉佬打扮,那復古拉風的的確良襯衫,一看就是剛從農村出來的土包子……”有人打量著秦,嗤之以鼻的道。

對於這些冷嘲熱諷,秦毫不在意,他揚起頭,滿臉真誠地道:“儘管我不是醫生,但是如果你相信我的話,我可以試試。”

“你……真的有把握嗎?”大遲疑著問道。

秦還沒回答,那胡爲就是‘嗤啦’一笑,怪氣地搶白道:“年輕人,這種過敏的皮問題,就算是在正規的大醫院醫治的話,也要住院幾天才能見效,本就不可能很快產生效果,勸你還是不要自取其辱了。”

這話聽在大的耳裡,令原本就不如何堅定的態度愈發搖,輕輕搖了搖頭,說聲謝謝,一把拉著小的手就要走向廁所的方向。

走了一步,沒走,回頭一看,見小的另外一隻手被秦給牢牢捉住了。

大見狀,氣得軀,頓足道:“你這人怎麼這樣,懂不懂禮貌啊?”

秦站了起來,在起伏不定的上偸瞄了兩眼,隨即收回目,對著小報以燦爛的一笑,用極爲真誠的語氣道:“你相信我嗎?”

“我……我不知道呢!”小神甚是彷徨,那雙秀靈的眸子看著他,卻的說不出話來,又是垂下頭去,靦腆地想回手。

“你可以試著相信我一次。”秦挲著的小手,再一次加強了語氣。

大又又惱,橫了他一眼,冷冷地道:“抱歉,我不相信你,請放開我妹妹,不然,這就報警了!”

秦展一笑,那笑容倒如春風般和煦,他慢慢鬆開手,做著手勢道:“那好吧,請便。”

這副氣定神閒的樣子,讓大有些不著頭腦,拉著小就往外走,剛走出幾步遠,就聽到充滿驚喜的聲:“姐,我的手好像不了!”

“是幻覺吧?”大停下腳步,疑地道。

“不是,是真的,真的不了。”小出手來,原本長滿痱子的手背,此刻那些目驚心的紅腫正在以眼可的速度一點一點的消散。

大驚呆了,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這不科學啊,難道是因爲這隻手被秦拉過的原因?

擡起頭,好奇的看向秦,卻見秦優哉遊哉的靠在座位上,正盯著戲謔的笑呢!

“嗯……”大倏地臉紅了,站在原地,怔怔地著秦,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小卻如同見到了救星,忽然鬆開的手,朝秦這邊跑來,站定後,鼓足勇氣,聲道:“大哥哥,我……我相信你呢!”

“真乖!”秦出手,輕輕的在的小臉上拍了兩下,嘖嘖讚道:“你很善良,善良的人會有好報的。”

車廂,衆人一陣無語,這分明是當衆揩油,跟治病有什麼關係?

可是轉瞬間,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大家見著小臉上的紅斑一點一點的消退,漸漸現出那吹彈可破的,就都是麵麵相覷,目瞪口呆。

這……這也太神奇了吧?去廁所我給你看看。”小點點頭,頭的很低,不過在點頭的那一個瞬間,秦有看到的脖子上長滿了紅的痱子,難怪一直都戴著鴨舌帽,低著頭不好見人的樣子。大嘆了口氣,就要拉著小起,旁邊座位上一個戴著金無框眼鏡的中年男人推了推眼鏡,微笑著問道:“兩位小姐,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你是?”大轉過頭,一臉狐疑的問。中年男人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拿腔調地道:“抱歉,自我介紹一下,我胡爲,我是醫生。我看的出來這位小姐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