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契約暖婚:高冷總裁要抱抱 > 第三十三章 星光月色,不及你

第三十三章 星光月色,不及你

笑。這個小丫頭,行動力真的很強了,前幾天說著要讓雲升集團重回鼎盛時期,今天就風風火火的去上班了。隻是到底是沒有接觸過公司管理,宴南城有點擔心蘇顏會被現狀打擊到。***雲升集團。蘇顏坐在會議室中,看著公司高層做工作匯報。“這是本次A專案的資料折線圖,從27日開始,呈下降趨勢,市場情況不容樂觀。”“目前我們大批的意向客戶,在雲升集團出事之後,紛紛不願意與我們合作了。”“股市中的情況也很糟糕,許多股民開...結婚了不起!

裴易在心裏吐槽,但也隻敢在心裏說說。

不過,背後的意思他還是很開心的,不過也是,餘俏俏和蘇顏是最好的姐妹,宴南城還不會做出那麽沒品的事。況且,看好兄弟的樣子,這一次似乎很認真!

想到這裏,他忍不住出聲詢問:“南城,蘇,嫂子是哪裏吸引你了?”

哪裏吸引他?

宴南城的唇角不自覺的勾起,哪裏需要她吸引?

她隻要站在那裏,他就主動去了。

裴易看著他那樣子,心裏隻覺得一陣怪異,看這樣子他斷定,宴南城是動了真心!

否則,絕不會有這樣‘蕩漾’的表情。

得得得。

這是自己往墳墓裏鑽呢!

想著,裴易看著宴南城的眼神多了幾分可憐。

宴南城睨了他一眼,“先走了。”他要去找老婆了。

裴易有些鬱悶的看著人大步離去,腦子裏莫名閃過餘俏俏的臉。可看到的,隻有那雙倨傲的眼。

餘俏俏,還真是個小辣椒。

不過,她喜歡!

“小顏顏。”餘俏俏和蘇顏躺在涼椅上,很是悠閑自在:“你們家宴南城長的帥又有錢,看起來對你也不錯,你可要好好把握哦。”

以前她不知道,可通過今天的觀察,她是真覺得宴南城對蘇顏不錯。

蘇顏的臉紅了紅,“俏俏…”

“我說的可是真的啊,你沒看見嗎?那莊若藍,眼睛都快落到你家宴南城身上了。”

她語氣裏很是鄙夷。

就算那個男人再優秀,可一旦名草有主,那她餘俏俏多看一眼都不屑!

“還,還好吧。”

蘇顏皺了皺眉,她並沒太看出來啊。

不過,莊若藍對宴南城的稱呼倒很親近沒錯。

南城哥哥……

以至於她每次聽到,心裏還有隱隱的不舒服。

“哪裏是還好?”餘俏俏忙拔高了聲音:“那簡直是恨不得拆骨入腹吃了纔好吧!”

“咳咳!”蘇顏被口水嗆了下,臉色漲紅。

俏俏這話說的,怎麽這麽曖昧……

“喏,你家宴南城來了。”餘俏俏努努嘴,人也已經站了起來:“那我就先走了啊。”

恩,她和裴易現在算是吹了,那似乎也沒有繼續留在這裏的理由。

“去哪?”

別人聽不懂,蘇顏卻一下子就明白其中的深意。

“當然是回市區裏了。”

“現在?”蘇顏也忙站了起來,現在是天邊都掛了晚霞:“你開車了?”

“當然。”餘俏俏理所當然:“沒有。”她和裴易一起來的,當然……沒開車。

“那你怎麽回去。”蘇顏拉住她:“就在這裏住下吧。”

宴南城說了,今天在這裏住一晚,明天還要回去上班呢。

“是啊。”

宴南城的聲音傳來:“餘小姐就在這裏住下吧,怎麽說你也是顏顏的朋友。”就算除去裴易女伴的身份,那也是蘇顏最好的朋友。

餘俏俏剛想拒絕,可看著蘇顏的眼神,眸子轉了轉索性答應下來:“既然宴先生都這麽說了,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宴南城招了招手,一個服務員走了過來:“餘小姐,我帶您去房間。”

至於接下來,那肯定是蘇顏和宴南城的獨處時間……

餘俏俏對著蘇顏眨了眨眼睛,才又對著兩人揮了揮手:“那我就先回去了。”說完,轉身就走。

宴南城腦子裏卻是突然閃過一個念頭,這沒心沒肺的模樣……和裴易還真挺般配。

溫泉邊隻剩下兩人,蘇顏抬眸看了看身邊的人,欲言又止的模樣。

“怎麽了?”那小模樣,真以為他看不出什麽端倪?

“沒,沒什麽啊。”蘇顏隻是在想,宴南城喜不喜歡莊若藍。她也看的出來,他對莊小姐總比別人要溫柔耐心一點。

可是……如果宴南城喜歡莊小姐,那和她……又算什麽呢?

“有事就說。”

宴南城眸子沉了沉,“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沒有。”蘇顏搖頭,“這裏可是你的地盤,誰敢欺負我呀?”

這話說的,他很開心。

宴南城的眸子彎了彎,這話說明在她心裏,他很值得信賴:“你說的是。”在他的地盤,決不允許有人欺負丫頭。

“時間不早了。”他低聲道,聲音裏有些不同尋常的曖昧。

蘇顏心頭一跳,眼神躲閃:“還早呢!”她猛的跳開,往後退了退……

“噗……”

宴南城忍不住笑了起來,他本就是逗逗蘇顏:“聽說,這裏的夜景很漂亮,不知道宴太太可願與我共賞?”

“當真?”

蘇顏眉眼頓時舒展開,眸子亮晶晶的全是期待。

宴南城的心情也更好了幾分:“恩。”春日度假山莊後麵就是一座山,山上栽滿了格桑花,如今正是盛開的季節。

格桑花漫山遍野,在晚霞的映襯下,更顯得如畫一般。

“哇!”蘇顏眼裏全是驚歎,往花海裏跑了幾步,轉過頭看向宴南城:“真好看!”

晚霞隻餘最後一縷霞光,站在花海裏的姑娘長發飛揚,轉過頭粲然一笑,宴南城連眼都挪不開……

精靈!

蘇顏,就像是個誤入人間的精靈。

宴南城寵溺的看著站在花海裏的姑娘,耳邊除了她銀鈴般的笑聲,更多的,是他的心‘砰砰砰’跳動的聲音。

他不自覺的抬起手擱在左胸。

下一秒,他就覺得手上多了些許溫熱。再抬眸,蘇顏已經走到了他麵前:“宴南城,別傻站著呀。”

“好。”

宴南城輕聲回答,轉過頭摘下一朵盛放的花:“別動。”說著,他別在了蘇顏的耳邊。

恩。

人比花嬌。

天色很快暗下來。

因為度假山莊是在市區外,所以沒有那麽多霧霾,夜幕降臨,漫天的繁星點綴在夜空,微風一吹,如在仙境。

宴南城和蘇顏坐在花叢中,不知是不是夜色太美,蘇顏往身邊的男人身上靠了靠。

宴南城伸出手攔住她的肩,側過頭在她額頭上吻了吻。

“他們說,去世的人會變成天上的星星。那,你說爸爸是不是在天上看著我呢。”蘇顏望著漫天的繁星,低聲喃喃。

“那都是……”騙人的,人死了哪裏會變成什麽星星?

可看著身邊的姑娘,宴南城這話竟說不出來了。

很生硬的轉了一句話:“或許吧。”

蘇顏扯了扯嘴角:“想不到你也會安慰人。”她不過是感歎一句,可畢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哪裏會相信那些小時候騙人的話?

宴南城抿唇,他不是會安慰人,隻是看不得她難過。

一把將她抱在懷裏:“有我。”

往後,她還有他。

可他一向言簡意賅。

蘇顏心頭一暖,連鼻子都酸了酸,轉過眸:“知道啦。”

回答雖漫不經心,可心裏的感動卻是真的。

這家夥,其實也挺暖的嘛。

想到這裏,她心裏暗暗警惕:蘇顏啊蘇顏,你可不能想那麽多,爸爸的死因還沒查明白,媽媽現在還在醫院裏躺著,公司現在還處在危機裏,可不能想那麽多有的沒的。

再說……

宴南城那麽優秀,她卻再普通不過。

可要認清差距啊!

這樣一想,心頭冷靜了許多,但不知怎的就多了幾分難受。

“你看,這星星多好看啊。”在明月的照耀下,滿山的花都像是披上了一層神秘的紗,恍若夢境。

宴南城抬眼看了看,可最後眼睛還是落在了蘇顏的身上。

“星光月色,不及你半分。”

咚!

咚!

咚!

是心跳的聲音。

以至於,她連宴南城的手什麽時候伸到了裙子底下都不自知。

等她反應過來,男人已經翻身將她壓在身上。

“別……”

蘇顏急急忙忙的推他,這裏可是在外麵呢。

“不會有人來的。”宴南城知曉她在擔心什麽,說完這一句話再一次的吻了下去。他想要她。

很想。

蘇顏的抗拒逐漸變成欲拒還迎,她隻覺得腦子昏昏沉沉的,一如以往。可身體的感受卻十分清楚……

她,也想要他。

繁星夜色,皎皎月光,哪裏比得上**一刻?

結束已經是午夜。

蘇顏很懊惱,每次隻要宴南城一靠近她,她就渾身都軟了,到最後甚至還是享受的。想到這裏她就羞的不行。

蘇顏啊蘇顏,你怎麽能那麽輕易就被美色所迷?!

宴南城將人攬在懷裏,低頭在她頭上吻了吻,臉上的表情全是滿足。

看來,下次可以多試試……

畢竟……除了床,還有很多地方嘛……

蘇顏要是知道他腦子裏的想法,隻怕要跳起來打他了。這會兒也懊惱的不行:“我們現在這個樣子還怎麽回去!”

最重要的是,這個粗暴的男人,撕壞了她的連衣裙!

太可惡了!

宴南城穿上襯衣和褲子,用他的西裝將蘇顏裹了起來。隻露出一雙修長的腿在外麵,蘇顏皺了皺眉,現在也沒別的辦法,隻能勉強接受。

可念頭還沒落下,人已經被打橫抱了起來。

她驚呼一聲,勾住宴南城的脖頸:“你幹嘛。”

宴南城頓了頓,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懷中人:“怕你受不了。”說完,抱著她朝著山下走去。

蘇顏想掙脫,這樣回去要是被人看見那不是……羞死了。

宴南城皺了下眉:“你再動的話,我不介意再來一次。”宴南城已經大步朝著外麵走去。度假山莊。宴南城急匆匆的趕到,已經是淩晨三點了。房間裏卻還亮著燈,他輕手輕腳的走進去,生怕動作大點會吵醒了小丫頭。可剛進屋,床上的人兒卻是動了動,嚶嚀一聲睜開眸子。惺忪的睡眼四處看了看,在看到宴南城真的回來時,眸子眨了眨,人都清醒了許多:“唔,你回來了。”她揉了揉眼睛,剛剛睡醒的模樣顯得十分可愛。“恩。”他大步的走到床邊坐下:“吵醒你了?”蘇顏搖了搖頭:“沒,是我睡的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