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四十五章如果你早點去死的話

第四十五章如果你早點去死的話

就去買了帽子和口罩。這時的天空已經陰暗,漸漸瀝瀝地下起了毛毛細雨。南伊從化妝前到化妝後還沒笑夠,從顏一哲帶上帽子和口罩後都笑得蹲在了地上。“有什麽好笑的。”顏一哲瞪著她,不停地撓自己的臉。“我給你畫的是綠色的眼影啊,哈哈哈······”顏一哲一臉黑線:“那也掩蓋不了我如此帥氣的麵容。”然後一把拉起南伊,“我們去找家超市避雨。”南伊眯起眼睛看了看天空:“我們淋雨吧。”“發什麽神經!”這回顏一哲真的生...那些曾經存留在腦海裏的記憶一旦破碎成渣片就再也無法拚湊,即使某一天將它用膠水粘合,終究還是會殘有縫隙不再完美。

世界上每天都會有人出生,有人死去,他們或是帶著燦爛的笑容,或是帶著臨近死亡的痛苦。

他們的生命即將結束,也會即將開始新的旅程。

午時的天氣逐漸炎熱,空氣中夾雜著汽車尾氣的味道,讓人聞了心裏煩悶。

道路兩旁梧桐樹的葉子隨著暖風輕輕擺動,頭頂強烈的陽光照射在新刷的柏油馬路上。

南伊提著剛從菜市場買回來的蔬菜,準備中午做一些自己愛吃的飯菜,這兩天豬肉漲價,實在是吃不起。

就在南伊快要到家門口時,看見了不遠處坐在台階上的允浩。他穿著一件黑色的T恤和一條深藍色的牛仔褲,頭發可以看出來是剛剛修剪過的。

他聽見背後的腳步聲,轉過頭。

南伊立刻止住腳步,與他對視。

他……來這裏做什麽?

“回來了,等你好長時間了。”允浩看見南伊一臉驚訝地望著自己,站起身,笑著朝她走過去,“我想跟你談一談。”

南伊看著允浩朝自己一步一步走來,有點不知所措。

突然南伊皺起眉頭,視線有些模糊,恍惚看見周圍移動著星星點點的光芒。她下意識地眨了眨眼睛,扶住額頭,使勁敲打。

視線裏看見有一道黑色的身影向自己跑來,耳邊已聽不見任何聲音。

胸口像是被人用力按住,喘不上氣。

頭疼……疼到快要爆炸……

疼……

“砰——”袋子裏裝著的蔬菜掉在地上,幾個西紅柿沿著下坡直線滾落。

“南伊?南伊?南……伊……”允浩抿著唇,緊張地看著倒在地上的人。

美國賓夕法尼亞費城衛爾斯眼科醫院。

紀妍妍推開顏一哲病房的門,笑嘻嘻地走到他身旁坐了下來:“告訴你一個好訊息。”

靠在枕邊的顏一哲慢悠悠地喝著杯子裏的水,頭也不抬地問道:“什麽訊息?”

“哎呀。”紀妍妍撇了撇嘴,搶過他手裏的杯子,放在床頭櫃上,“你先別喝了。”

顏一哲無奈地歎了口氣:“說吧,什麽訊息。”

“我告訴你啊,再過幾天你就可以……”

還沒等紀妍妍說完,病房的門再次被人推開。

進來的人是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們,他們圍繞在顏一哲的病床前,各自拿著手中的單子。他們相互對視一眼,其中一個會說中國話的洋醫開口道:“顏一哲,目前根據你的眼睛情況來說,已無大礙,我們會在後天上午九點安排你的手術。請你做好準備。”

“喏,我剛要說的就是這個。”紀妍妍聳了聳肩,拍了拍顏一哲的肩膀。

“好的,謝謝,知道了。”顏一哲抬起頭,睜開眼睛,雖然還是一片黑暗,但是經過這些日子的治療,似乎能看見一點點白色的光了。

“你看你看,我就說嘛,放心吧,肯定能治好你的眼睛的。”紀妍妍目不轉睛地盯著顏一哲英俊的臉龐,像是要永遠沉浸在幸福當中。好在他看不見,要是看見了,肯定要羞死人了。

紀妍妍用手在顏一哲的眼前晃了晃,再次確定他沒發現自己的異常後,慢慢貼近他的臉。能這麽近距離看著他,也是一種莫大的幸福。

不管是他的眉眼、鼻翼、唇瓣,都讓人忍不住想看了又看。

像是從漫畫裏走出來的人物,完美得沒有一點瑕疵。

靠近他、再靠近他……

似乎想要吻上他柔軟的嘴唇……

下一秒,顏一哲感覺到她正在不斷靠近自己,猛地側過頭:“你在幹什麽?!”

紀妍妍睜大眼睛,慌忙地轉過身想要逃跑,誰知膝蓋卻不小心撞到了旁邊的白色櫃子上,疼得她快要擠出眼淚:“嘶——”

“怎麽了?”顏一哲偏過頭,聽著她的動靜。

“沒……沒事。”紀妍妍揉著膝蓋,紅著臉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好險,差一點就被他發現了。

紀妍妍靠在白瓷磚牆上,害羞地捂住臉,內心如小鹿亂撞一般狂跳不止。她側過身,偷看著裏麵那個安靜地坐在病床上的人,開心的不得了。

第一次將他從水裏救出……

第一次為他做甜甜圈……

第一次為他親手煲湯……

第一次……

她甚至委托父親幫忙查了他的身份……

紀妍妍覺得,她為他所做的一切,等他眼睛治好之後,一定都要讓他知道。

要讓他知道,她是多麽喜歡他。

中市醫院。

“病人的腦部以前是不是受過硬物碰撞?”

“這……我不清楚。”

“病人腦袋裏這一小部分是血塊,還有這裏,需要進行手術,如果不及時清除的話,會產生嚴重的後果……”醫生拿起圓珠筆,在B超上麵移動著。

血塊……

允浩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病床上沉睡的南伊,覺得自己背負了一件重大的使命。

突然心裏閃過一絲邪惡的念想,如果……不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呢?

這樣就幫劉曉璐解決掉了一枚釘子啊!

更重要的是,等南伊什麽時候死了,顏一哲就會悲痛欲絕啊!

“好的,知道了,我會通知她的家人的。”允浩對醫生笑了笑。

“嗯,要盡快,如果耽誤了病情會很嚴重的。”醫生將B超放在桌子上,擔憂地看了一眼南伊便轉身離開。

房間裏隻剩下他們兩個人,安靜得如同死寂。

允浩來到桌旁,拿起那張B超,然後走到窗前,推開窗戶,傾身,抬手,將B超扔進樓下茂密的草叢。

微微聽見B超順著風滑落的聲音。

允浩關上窗戶,走到南伊床邊,麵無表情地望著她。

你看你,還像個傻子一樣什麽都不知道呢。

不過沒關係,等你什麽時候知道了,那也來不及了。

人分兩麵,醜惡與善。

你難道真以為你的顏一哲是個大好人嗎?

如果他是個殺人犯呢?

不,他本來就是。

我想,等你哪天徹底明白了。

你會哭死的。

因為離你越近的人,越是最危險的人。

但是,如果你早點去死的話,會省很多事。

牆壁上鍾表的秒針一點一點走動,時間也在一點一點到來。

終於,床上的人彷彿有了蘇醒的意識,她慢慢地睜開眼睛,腦袋裏麵立刻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

允浩見南伊睜開了眼睛,猛地衝到她身邊緊緊摟住她,通紅著眼眶,哽咽道:“你知道嗎?我有多害怕失去你。”果我不在的話……”南伊冷眼望著他,眸子立刻暗下來,“他會被打死的。”話音剛落,紹森微微抬了抬眼皮,他仰起頭,滿不在乎地勾起嘴角輕笑道:“死了就是死了。”“可他是我的朋友。”“但他是我的仇人。”“你是一個不分理由就打人的人嗎?”“你不需要知道。”“那既然這樣,我們也是仇人。”“我們之間沒有仇恨。”沒有仇恨?沒有仇恨的兩個人之間會因另一個人而產生仇恨嗎?會嗎?她皺眉:“我很討厭你。”他聽後,頭漸漸低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