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三章平淡的生活變得沸騰

第三章平淡的生活變得沸騰

花朵一樣燦爛,她抓著她的手,她對他說:真的嗎,好感謝你。那天,他不知道她的反應竟然比他想象得還要誇張。看著她的背影,他苦笑著,難過地一個人站在大馬路上流眼淚。那天,她高興地一晚沒睡。他知道,再不行動就徹底沒機會了,所以,他必須做些什麽。她知道,他是她最好的朋友。宿管大嬸一邊啃著蘋果一邊領著南伊來到404宿舍,她捋了捋額前油膩的頭發,對南伊說:“就這一間還剩一個床位。”然後宿管大嬸開啟門看了眼南伊,...不敢去想與自己無關的事情。

不過是救過南伊一命,沒什麽大不了的,或許是人家覺得自己可憐纔出手相救而已。

嚐試著去尋找能讓自己快樂的方法,可是那種像是刻印在內心深處洶湧翻騰的感覺總是揮之不去。

讓人怎麽把它抹掉呢?

“我要上學了你有完沒完?”

“沒完了!我就沒完怎麽了!”

“可我還要上學啊這都幾點了你別鬧了!”

“什麽叫我鬧?!你做的是人吃的嗎!你口口聲聲說你爸走了你會好好照顧我,那現在呢?!說過的話是你放出的屁嗎······”

天還沒亮,星光微微閃爍著,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多,大風把樹枝吹得搖搖晃晃,路燈也一亮一暗。

“行了你別鬧了。”南伊一臉的不耐煩,甩開鄭秋菊的手大跨步走向門口。

鄭秋菊一個箭步衝上來,揪著南伊的衣服:“你上個學厲害了是嘛!你現在趕緊去把桌子上的粥給我倒了,然後給我做蛋炒飯,不然你別想上學!”

南伊皺緊眉頭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緩緩地說道:“好。”然後再次甩開鄭秋菊的手,摘下書包放在沙發上,走到桌子前端起那碗已經發涼的粥大口喝了下去。

做完早飯已經是整整七點了,天空漸漸變得明亮起來,很顯然,上學已經來不及了。

“給。”

一碗蛋炒飯被南伊重重地放在桌子上,碗裏還散發著濃濃的香味。看也沒看鄭秋菊,拿起書包摔門而去。

南伊碰了碰不小心劃破的食指,一陣陣疼痛感直竄指尖,血又溢了出來。

如果那時候南伊沒有給鄭秋菊重新做早飯的話,鄭秋菊會不會把房頂揭了呢?那也說不定呢。

氣喘籲籲的南伊推開門,站在原地低著頭聽著班主任的謾罵聲,她抬頭,盯著那張滿口臭味的大黃牙,還有那淩亂的爆炸頭,似笑非笑。

“······行了吧,就不讓你罰站了,進去吧。”

南伊應了一聲,走向自己的座位,下一秒,她愣住了。坐在自己位置上的人不就是······顏一哲嗎!她就站在他麵前,他仰著頭對她傻笑著。

南伊偷偷瞟了一眼班主任:“這是我的座位。”

“我知道啊!”顏一哲抬起頭。

“那······”

“好了南伊,這位同學是插班生,就讓他坐在你的位置吧,等下去倉庫搬一套桌椅,然後坐在講台這邊就行了。”班主任一臉嚴肅地對南伊說,還用手指了指她所要坐的地方。

“老師啊,不用了,南伊在這裏不也是一個人坐嗎?正好我倆可以坐同桌,就不勞煩您費心了。”顏一哲衝著班主任笑了笑,眼睛眯成一條彎彎的線。

“可南伊上課總是跟前麵的同學說話,不會打擾你嗎?”

“怎麽會呢,我上課是不會跟她說話的,您放心好了。”

“那好,既然這樣,你們現在就去倉庫搬桌椅。”

顏一哲轉過頭笑了一下:“走啊。”

南伊這才緩過神。

倉庫裏,灰塵漫天。一張張桌椅落在地麵,凳子也擺放的不整齊,上麵還鋪滿了好幾層嗆鼻的灰塵。

“原來倉庫在學校後麵啊,這裏真大······咳咳······也真髒······”

“好多桌椅都壞了。”南伊彎下腰對著桌麵吹了口氣,頓時,“咳咳······咳咳······”

顏一哲一把拉過她:“你越吹越嗆。”

“可是你看,這套全是好的,沒有壞的地方。”

“那就搬這套。”顏一哲向四周望瞭望,見地上有一塊抹布,撿了起來,“我先擦幹淨,一會兒我搬桌子,你就拿凳子。”

南伊看了他一眼:“你怎麽會來我們學校上學,怎麽會來我們班呢?”

“我在那個學校名聲不好,所以就換了學校。”他垂眸。

原來是這樣。

幾分鍾後,顏一哲擦完了桌椅,抹了一把臉上的灰塵:“好了,走吧。”

蹲在地上的南伊迅速站起身,手指上已經凝固的血因用力拿凳子又衝破皮溢了出來,鮮紅的血印在凳子下麵的板上。

說實話,如果顏一哲跟允浩比的話,還是顏一哲比較俊一點。而允浩,最大的優點就是那金燦燦的頭發,看起來很是柔軟。

一下課好多女生都圍了上來,堵得南伊出都出不去,隻好趴在桌子上睡覺。

“我跟你說哦,你旁邊的那個女生性格不太好,而且學習也不好,你別搭理她······”

南伊愣住,抱著腦袋的手臂更緊了。

南伊突然想到允浩,允浩······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呢,他是好人嗎?

難道允浩喜歡劉曉璐嗎?

應該不可能吧。

某種心理一旦產生,不管是好是壞,都是陰影。

可是,為什麽不能互相信任,為什麽不能互相理解。如果要用打架的方式來解決任何問題的話,那語言和智慧還有什麽價值。

每個人都要成為啞巴嗎?

如果什麽都不去做,什麽都不去想。這樣,就可以保護自己了吧。

南伊收拾好書包正準備回家,門外一聲怒吼傳進班裏:“南伊你給我出來!”

南伊抬頭一看,顏一哲正背著書包站在門口,怒氣衝衝。

南伊剛出班門口,手腕被他用力扣住。

“你······你怎麽了?”南伊的腿太短,跟不上他的腳步,隻能用小跑。

顏一哲現在的眼神冷漠至極,板著一張臉,南伊看得出來他現在是滿腔怒焰,還是少說話比較好。

到了隔壁班門口,顏一哲鬆開南伊的手腕走了進去,幾秒後,他出來,身後還站著一個人,是允浩。

“是不是她?”顏一哲側過頭。

“是又怎樣?”允浩站在他身後。

顏一哲徹底被他激怒,一拳上去把他打倒在地。

“顏一哲你幹什麽呢!”南伊衝上前拉住他的手臂。

允浩冷笑幾聲:“明天晚上放學後在巷子見麵。”

走廊裏隻剩下顏一哲和南伊。

南伊麵對他,忍不住開口:“到底怎麽回事?”

樓道的燈光有些昏暗,照在頭頂上發出輕微的滋滋聲。細碎的劉海遮住他的眼睛,他挺直筆直的身子,不語。南伊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咬著嘴唇。

南伊像往常一樣來到學校,然後放下書包拿出一張紙和一支筆,在上麵寫了字:

你今天晚上準備怎麽做?

然後折成小方塊扔到顏一哲的桌子上。

顏一哲開啟紙條,滿臉黑線地瞪著她:“能用嘴說話為什麽不用?至於那麽神秘嗎?”

南伊偏過頭看向窗外,假裝與他什麽都沒有發生。

“你再不把頭扭過來我就不回答你了!”顏一哲有些生氣。

南伊還是一動不動地看著窗外,小聲地說:“寫在紙上啦。”

顏一哲急了,一把扳過她的肩膀,可南伊的脖子還沒反應過來:“啊!”

嘎——嘣——

“抽筋了抽筋了!”南伊努力地把自己的聲音克製到最低,狠狠給了他一拳。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脖子!脖子!”南伊胡亂地抓著他的衣服小聲地叫著。

顏一哲突然想到了什麽,抿了抿嘴,側過身舉雙手夾住了南伊的臉蛋,一用力!

“啊!”南伊呲牙咧嘴地看著他。

等等!

喲?好了!

暗藍色的天空微風習習,月亮的周圍散發著淡金色的光芒,籠罩大地。傍晚顯得格外安靜,街道兩旁矮矮的樹木像是快要睡著了。

顏一哲放下電話,皺了皺眉:“你先回家。”

南伊睜大眼睛:“那怎麽行······”

“你先回家!這裏沒你的事。”

“可是······”

“難道你想送死嗎?”顏一哲喝下最後一口礦泉水隨手扔進了不遠處的垃圾桶,“離開這裏,快點。”

南伊擔憂地看著他,經過再三猶豫,最終舔了下幹裂的嘴唇,低頭轉過身,慢慢地走著。

“快跑!”

不知道怎麽回事,南伊的雙腿便不由自主地擺動起來,短發也一上一下地起伏著。

他真的······沒事嗎······

南伊跑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南伊記得小時候看見過一隻很可怕的蟲子,渾身都是惡心的膿色液體,後麵背著黑色的外殼,每爬一步都會留下黏黏的液體。南伊想,這應該是最可怕的蟲子了吧。當南伊拿著放大鏡對著蟲子身體的時候,頭頂上方的太陽直射入放大鏡中,很快就聽到砰地一聲。南伊坐在地上,後來才明白,強者勝,弱者,隻有死。

生活到底是誰的過錯?

快到家門口時,南伊止住腳步。一哲沒有任何動靜。這時紹森已經站到了洞口,他看見淚流成河的南伊趴在渾身是血的顏一哲的身上放聲痛哭著,心裏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滋味。“南伊。”南伊淚眼汪汪地抬起頭,看見紹森站在洞口,她直直地望著他,然後鬆開握著顏一哲的手,一步一步地爬到紹森的腳邊,她伸手抓住他的衣角,搖晃著,哀求著:“紹森······求求你救救他······求求你救救他······他快要死了······”“放手。”冰冷的聲音在南伊頭上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