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二十八章你相信命運的操控嗎

第二十八章你相信命運的操控嗎

是矯情。可是有時候身體真的好累好疼好酸,卻又要不停地跑圈。可是真的好疼······那些人到底把自己想成了什麽罪惡形象?南伊越想,眼淚就越止不住。她轉過身,偷偷擦了擦。畢業考試出來後。顏一哲在校門口看到了南伊,他跑上前去:“考得怎麽樣?”“好多題不會。”南伊歎息道。“笨蛋南伊。”他露出燦爛的笑容,“你不知道嗎,我如果考得好的話,還可以自由選擇學校,到時候就可以跟你同一所了。”“啊,是嗎?還可以這麽好...關上燈,南伊趴在床上,在黑暗中翻著一本小說,眼睛離書本一拳的距離,嚐試著如何才能看清裏麵的字,直到眼珠痠疼,眼眶濕潤,卻還是無法看清。

就像很多人一樣,明明知道事物的真相,無論如何,都不願相信,除非能親眼所見。

窗外暴雨傾盆,豆大的雨點嘩啦嘩啦地拍打著玻璃,一道藍色的閃電在沉悶的夜空急速地劃過,耳邊響起它轟隆遠去的餘音。

南伊將書本放在枕邊,手搭在肚子上,聽著外麵急促的雨聲,在黑暗中閉上了眼睛。

客廳裏亮著燈,南大誌坐在沙發上,鄭燕華靠在他身上看著電視,她將手裏拿著的蘋果遞給坐在斜對麵的紹森:“兒子,給。”

“我不想吃。”

鄭燕華一副熱臉貼了冷屁股的樣子撇了撇嘴,抱怨道:“還有誰像我這樣疼兒子的。”

坐在她身邊的南大誌看了一眼紹森,將手裏的遙控器對著電視調到小聲,問道:“自從那事之後,你姐姐最近怎麽樣了?”

“沒缺胳膊斷腿能下地能走路還活蹦亂跳的。”

“你這孩子現在說話怎麽這樣,那是你姐姐!”南大誌有些生氣,他皺著眉頭,“你姐姐一個人在外麵租房子住,你難道就不去關心下嗎······”

還沒等南大誌說完,鄭燕華插嘴道:“都是大學生了,在外麵租房子住有什麽不行的?現在初中生都還在外麵打拚呢!社會變了,學生的思想發麵和獨立能力也就不一樣了。你瞎管個什麽勁兒!”

南大誌被鄭燕華的一句話給堵住了,瞪了她一眼,無奈地搖了搖頭上樓了。

電視機的聲音被鄭燕華調大,她換了個台,裏麵正演著趙本山的小品,她抓了一把起茶幾上的瓜子,邊看電視邊嗑著。

紹森看著手機螢幕,拇指滑動著聯係人列表,停到南伊的名字上。他按下她的名字,手指在資訊那一欄飛快地打了四個字,猶豫了一會,然後發了出去。

你還好吧?

是應該用“吧”還是該用“嗎”?

兩種的含義好像都不一樣。

過了一會,紹森見南伊沒有回複,心情有些煩躁。他不停地撓著頭皮,揉著眼睛,卻總用一股莫名的火意。

這時鄭燕華察覺到他的異樣,便漫不經心地問道:“兒子,你是不是該洗澡了啊?見你撓頭來著。”

紹森一聽,手中的動作立刻停止,站起身朝她翻了個白眼,上了樓梯。

“這爺倆今天是怎麽了嘛,幸虧不是親的,要不然還怎麽得了。”鄭燕華小聲嘟囔著。

正在上樓的紹森忽然停下腳步,他眸底一暗,臉色變得極為漠然,他扶著樓梯,嘴唇冷冷開啟:“不是親的,當然不是親的。沒有血緣關係,怎麽會是親的。”

沒有血緣關係。

所以不是親的。

你終於明白了啊。

南伊睡到中午才醒來,將手機開機,看到一條未讀資訊,她開啟,是紹森發來的。她看了一眼後,刪除。

洗漱完畢後南伊穿好衣服準備出門,這時門外有人敲門。敲門的人力氣好像還很大,嚇了南伊一跳。南伊問是誰,門外的紹森清了清嗓子:“是我。”

門被開啟,紹森提著兩大袋水果站在門外。

她愣住。

他皺眉,說道:“不請客人進去?”

南伊抿了抿唇,退了幾步,讓他進屋。

“是他們讓我來看你的。”紹森背著她,“其實還有點事我想跟你說清楚。”

“什麽事?”

“我沒有讓劉曉璐綁架你。我說真的,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我不會做出這麽幼稚的行為。”

“嗯。”

他驚訝,興奮地按住她的肩膀,一臉歡喜:“那麽,你相信了?”

“嗯。相信了。”

“真的相信了?”

“相信了。”

“你在騙我?”

“沒有。”南伊有點不耐煩,“你還有別的事嗎?”

“沒······”

“那我就出去了。”她走了幾步又回來,“一起出去。”

紹森不解。

南伊笑了笑:“別誤會,我隻是怕你不會鎖門。”

好像很久沒有看到她笑了,紹森的心情突然變得好起來。

明明離你那麽近,卻好像還是很遙遠。就算能站到你身邊,卻還是覺得很難過。想要把最好的一麵給你,卻無能為力。

所以南伊,你能明白這種心情嗎?

地下停車場站著兩個人,劉曉璐和允浩。

允浩靠在牆壁上,他盯著坐在地上的劉曉璐,隻見她從包包裏拿出一根555,抬手將555舉過頭頂,對允浩嚮往常一樣說道:“點煙。”

允浩順手接過煙,點著煙後,放在自己的唇齒間,雙眸微眯。

坐在地上的劉曉璐站起來,她看著他,目光移到他的嘴邊,她走上前,靠近他的身體,仰起頭:“煙,還給我。”

“嗯?什麽?”他細長的手指掐著煙,眼眸深邃,饒有興趣地看著她。

“明知故問。”劉曉璐趁他沒注意,奪過他手裏屬於自己的煙。然後放在嘴邊,深吸一口,吐出來,煙霧繚繞,圍繞在他棱角分明的臉龐。直到煙霧漸漸散去。

允浩盯著她香豔的紅唇,凝視著她,輕笑:“間接性接吻?”

“那你是第三名。”她挑眉,勾起嘴角,“恭喜你獲獎。”

允浩尷尬,他冷著臉,眸子黯然,即刻夾起她的下巴,質問道:“你那天放走了顏一哲?”

劉曉璐偏過頭。

他扳過她的臉,手指夾得她下巴生疼。

“你喜歡他?”

“放手。”她瞪著他。

“他救了南伊,所以你在吃醋?”

“放手!”她用力打掉他的手,含著眼淚揉著有些青紫的下巴。

他憤怒,朝她吼道:“顏一哲是個什麽東西!你敢喜歡他試試!他喜歡的是南伊而不是你!你不要再癡心妄想了!”

“夠了!夠了!你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她尖叫,用雙手捂著耳朵跑開了。

他望著她的背影,神情憂傷,靠著牆壁的身體一點一點滑落。

“你為什麽看不到我呢······為什麽······”他落寞地癱坐在地上,靠著身後冰涼的牆壁。

他用食指恍惚地攀上自己剛剛叼過煙的唇瓣,沒有一絲半點她的味道。

黃昏,太陽漸漸落山,大片大片金色的晚霞掛在天邊,一圈圈橘紅色的光暈向周圍擴充套件開來,絢爛多姿。

南伊來醫院看望顏一哲,她買了一些他愛吃的點心,來到房門前,敲了敲門,進去後坐在他床對麵的椅子上:“背上的傷還沒好嗎?”

“好多了。”顏一哲靠在枕頭上,溫柔地笑了笑,“隻是醫生說不讓我出院,再觀察幾日。”

“嗯,這樣最好,讓醫生幫你好好的觀察。我知道附近有一家新開的書店,裏麵裝扮得很漂亮,等你出院了,我帶你去看。”

“好。”

窗外梔子花的香氣淡雅清新,從窗戶外麵飄了進來,餘輝照在兩個人笑著的臉上,想著美好的事情。

他英俊蒼白的臉龐還是有些消瘦,一抹燦爛的笑容掛在嘴邊,眉開眼笑,像個無憂無慮的孩子。

良久,他突然皺眉,疑惑地問她:“是停電了嗎?”

南伊詫異,神色有些不安,心髒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她驚慌地從椅子上站起來,腳絆倒了椅子。她站在他旁邊,忐忑地、小聲地回答道:“現在······是下午啊······”

顏一哲的表情瞬間凝固在空氣中,他伸出手柔白的掌心,在眼前晃了又晃。可看到的,是比黑暗更黑暗的黑暗。

一陣白光在黑暗中移動著,一下又一下。

南伊隻覺得頭皮發麻,神經緊張,心髒蹦蹦一陣狂跳不止。

恐懼像一波一波滾燙的熔岩在紅色的脈管裏碰撞奔騰。

顏一哲抿著嘴唇,臉上毫無表情。

南伊的眼淚一滴一滴地掉落在白瓷地板上,她顫抖著伸出一隻手,在他的麵前晃了晃,他沒有任何的反應,隻是眼神空洞地望著前麵。

眼淚再次如泉湧般決堤。

“南伊,你在嗎?”

“我在。”

“你能不能抱著我?”

她坐在他的床邊,張開手臂緊緊環住了他,短發輕掃過他的臉頰。

希望這樣能夠給你溫暖,你一定很冷。

“南伊?”

“嗯!是我,我在呢!”

“南伊,我什麽也看不見了······”

“噓······”她冰涼的手指擋在他柔軟的唇瓣,“不要說······不要說······”

“我是個瞎子。”

“不會的!不會的······一定有人會治好你的眼睛的······我、我現在就去叫醫生!你等著我!”

“別去。”他抓住她的手腕,“你就在這裏陪陪我。沒事,隻不過是眼睛看不見了而已。”

隻不過是眼睛看不見了而已?

南伊擦了一把眼淚,她安慰他:“顏一哲你等我,你等我,我去找醫生,他們一定可以治好你的!一定可以治好你的!”她說完,跑出了病房。

眼淚愈發洶湧,南伊抽泣著,不停地擦著臉上的眼淚。

顏一哲,你知道嗎?你是我這一生中對我最好的人了,所以你不能有事。一定有人會治好你的眼睛的,一定都會好起來的。

顏一哲,你曾經說過,人在麵對將要發生的事情之前,大腦是不會有任何的反應,所以這時候大腦便是一片空白,像是被人操控一般。可是顏一哲,我感覺我快要崩潰了。

顏一哲啊,你是我最值得珍惜的人。如果你選擇沉淪,那我要選擇跟你一起沉淪嗎?你告訴我,要怎樣,你才會真正的快樂?

我以前總覺得命運在捉弄我,可當我遇見了你,我才發現老天是公平的。

你告訴我,要怎樣,你才會真正的快樂?,隻見紀妍妍身穿一襲淡綠色花紋布裙和一雙橘紅色鬆糕鞋,提著小包,邁著小碎步,嫣然一笑,柔婉的模樣真是讓人移不開眼睛。“顏一哲,你走慢點嘛,我的腳好疼。”紀妍妍嘟著嘴,可顏一哲連頭都顧不上回隻管往前走,這讓紀妍妍很是惱火。顏一哲在得知眼睛徹底治好後的那天下午就趕緊買了機票,連夜返回國,下機後更是大步流星地走出機場。一年的時間,三百六十個日夜,對顏一哲來說,是無比漫長的。現在的他,滿腦子都是南伊。他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