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南伊的城 > 第二十七章慶幸他終於醒了過來

第二十七章慶幸他終於醒了過來

很依賴顏一哲,不像是戀愛中的女孩子,也不像是單戀中的苦苦掙紮,更像是平常人家的生活而已。有一天上課南伊來到允浩的班門口,突然背後被人輕輕地拍了一下:“幹嗎呢你?”“啊?”南伊猛地回頭,吐了一口氣,“紹森你嚇死我了,你沒去上課嗎?”“我還想問你呢!你在看誰?”他皺著眉頭。南伊瞪了他一眼:“回你班裏去。”“告訴我你在看誰。”“不要問這麽多啦!”“你在看誰。”“好了快回去!”南伊發覺背後靜悄悄的,以為沒...中市醫院。

醫院裏飄浮著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死亡的氣息籠罩著白色的建築。昏暗的走廊上人來人往,門外刮來一陣陰冷的風。

悲傷。恐懼。絕望。侵蝕著人心。

病房內。

早晨的一束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照在熟睡著的南伊蒼白的臉上,她的短發有些微亂,嘴唇因幹燥而裂出了口子。

站在門外的人推門而入,他走到南伊床前,盯著她臉龐的視線慢慢往下移到她打著點滴的手背。他明亮的眼神漸漸黯然,夾雜著一絲難過與無奈。

床上的南伊已經醒了,她睜開眼睛,環繞四周,見紹森一臉嚴肅地站在那裏看著自己。她想要起身,卻被衝上來的紹森按了回去,他責罵道:“老實躺著,亂動什麽!”

“顏一哲呢?他在哪裏?他有沒有死?”南伊急切地問道,見他沉默不語,她鼻子一酸,坐起身,“他在哪裏?我要去看他!”

剛坐起身,又被紹森按了回去,他瞪著她,說:“他現在還在昏迷的狀態,你去了也沒用的。”

南伊平躺在床上,眼眶裏流出的眼淚滑過眼角一顆一顆掉落在白色的枕巾裏。

他出現在山洞口的那一刻······

他向她跑過去的那一刻······

他趴在地上渾身是血卻緊緊握住她手的那一刻······

他眼眸裏的溫柔······

他嘴角邊的笑意······

顏一哲,對不起。

當一個人喜歡著一個人的時候,某種心理情緒會隨之變化,到了一種強烈的反應時,就會在那個人遇到危險時不顧一切地衝上前去救她。這時候人的大腦並不愚鈍,意識是極為清醒的。

然而世界上有極少數的人,會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來挽救別人的生命,他並不是一時衝昏了頭,而是心甘情願。

這便是深沉的愛了。

南伊的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合上眼。

顏一哲,你要醒過來。

三天後。

醫院花壇裏的梔子花開了,飄著清新的香味。南伊開啟顏一哲病房裏的所有窗戶,讓香味慢慢地飄了進來。

她微笑地看著他,坐在床邊的一張椅子上,拉過他放在被子上的一隻手,輕輕地握著。

“我來看你了。你已經睡了三天了,要快點睜開眼睛,不要再睡了。”

床上的人安靜地躺在那裏,五官清秀,臉卻很消瘦。

“你要快點好起來,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讓人看起來很難過。我還想看見你笑得樣子,聽見你說話的聲音。”

南伊注意到他的頭發上有些灰塵,伸出手為他輕拍幹淨。她的目光落在他蒼白的臉上,她盯著他的緊閉的雙眼,神情有些恍惚。

良久,她又緩緩地抬起手,指尖觸碰在他柔軟的臉蛋上。此刻,他濃密的睫毛眨了幾下,然後睜開眼睛,溫柔地注視著她。

她不知道他會在這個時候醒來,驚了一跳,尷尬地迅速縮回手。低著頭,臉頰緋紅。

“你……喜歡看我笑的樣子?”他彎起眼睛,不亦樂乎。

“嗯。”她回答。

“你好些了嗎?哪裏還有不舒服?”

“嗯,好多了。你呢?好點了嗎?背上一定還很痛。”

“我好多了,沒事。”

“對不起。”

“什麽?”

“讓你受了傷。對不起。”

“嗯。沒事。”

“你一定餓了,三天都沒有吃東西。你先躺著不要動,我去給你買吃的。”

“好。”

顏一哲回想著她剛剛羞澀的模樣,嘴邊露出淺淺的笑意。

外麵的天氣很悶熱,讓人口幹舌燥。

南伊奔跑在街上,到了小吃店門口,南伊愣住,好像忘了問他喜歡吃什麽。看著讓自己眼花繚亂的食品包裝袋,南伊撓了撓頭,有些苦惱。

回到醫院裏,南伊恰好撞見了迎麵向她走來的紹森,南伊退了一步,縮了縮身子,抬頭看著他。

紹森皺眉:“你怕我?”

“沒有。”南伊搖頭。

“沒有你為什麽站那麽遠!”紹森生氣地走上前將她拉近自己,發現她的身體正在瑟瑟發抖,“看,你還不是怕我!”

南伊緊張地盯著地板。

“你怕我什麽?!”紹森納悶。

“紹森。”南伊垂下頭,語氣淡然,“我知道從一開始你就很討厭我。但讓我想不明白的是,你為什麽要讓劉曉璐綁架我?!我犯了什麽錯?!”南伊揉了揉眼角,從他身邊走過。

紹森愣在原地,剛剛火氣還很大的他瞬間被南伊的話語澆滅。他張了張嘴,發出不一個音節。

回到顏一哲病房,南伊從口袋裏拿出一盒宮保雞丁蓋飯和一碗皮蛋瘦肉粥。她端起那碗皮蛋瘦肉粥,遞到顏一哲麵前,笑了笑:“先潤潤腸胃。”

靠在床頭的顏一哲裝作一副委屈的樣子對南伊說道:“我在打點滴,好像不太方便。”他的眼神瞟過那碗粥。

南伊瞪了他一眼,拿起勺子,盛了一小口粥,慢慢移到他嘴邊。

“紹森是不是來找過你?”

“嗯。你問這個做什麽?”

“他有跟你說什麽嗎?”

“沒有,他看了我一眼就離開了。怎麽了?”

“我剛剛在外麵碰見了他,他臉上掛著很大的怒意。我以為你們……”

“瞎想。”

南伊笑笑,沒再說話,繼續喂著他。

如果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不再轉動的話,那所有的美好都會全部伴隨著記憶流逝而消逝。

如果選擇的那個人就在眼前,卻不能在一起。

如果從沒遇見。浩聽她提起了南伊,立刻垂下眼眸,一臉不耐煩的樣子說道:“你跟她究竟多大的仇?我來找你不是有閑心聽你跟她的那點破事。”劉曉璐扯了扯嘴角:“我跟她的仇是一輩子也算不清的,我劉曉璐多活一天她就少活一天,我與她南伊勢不兩立!”她握著拳頭,眼睛裏燃起熊熊烈火,將指甲掐進手心。允浩實在搞不懂兩個女人之間的事情,他靠在椅背上,閉上眼,唇角微微勾起一個優美的弧度,緩慢地吐出磁性的嗓音:“我會幫你。”然後他睜開眼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