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冷帝在上,傲嬌皇後求休戰 > 第一章:

第一章:

會不會太過於草率了?”馬車外的人問道,也許像冷羽翎這樣的子他們是第一次見,大婚之日被退婚,被廢除皇後之位不僅不難過,反而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冷羽翎掀開簾子,看著馬上的人:“所以你到底希不希我嫁?”馬上的男子忙著說道,生怕冷羽翎反悔:“希,當然希。”——隨著馬車走了三日後,冷羽翎才知道,要嫁之人竟然是南楚國的皇帝,所以北漠國的皇帝廢除了,轉頭之後,又嫁給了南楚國的皇帝?這是什麼作而且還知道了一個了不得...第一章:

“聖旨到——”

這會兒冠霞帔的新娘剛剛來到中宮,中宮門便傳來了傳旨太監刺耳、尖細的嗓音,一時便打破了中宮的寧靜。

傳旨太監恭敬的捧著金黃的聖旨,緩緩步中宮大門,後跟著一排排的宮人,步伐整齊如一,赫然停在宮院之中。

黑籠罩了整箇中宮,月朦朧,樹影婆娑,風兒輕輕,吹拂著群星那晶亮的臉龐。

天子的旨意傳來,無一人敢對之不敬,眾人紛紛伏與傳旨太監前。

傳旨太監開啟聖旨,高聲宣讀道。

“上諭,冷羽翎接旨:丞相嫡冷羽翎惡意圖謀害皇長孫,現下廢除其皇後之位,欽此。”

中宮,一片寂靜。

冇有一個人敢出聲,中宮靜得像一潭死水。

冷羽翎驀地抬起了頭,死死的盯著傳旨太監手上金黃的聖旨,還冇有跟皇上行大婚之禮就被廢除皇後之位的人,大概也隻有了……

不等冷羽翎反應過來,傳旨太監便合上聖旨,不屑的說道。

“冷羽翎,還不快接旨?”

“除了聖旨,皇上還說了些什麼?”

冷羽翎緩緩起,側臉看向眼前的傳旨太監,及冷羽翎的目,太監惶然一怔,不自覺地低下了頭。

明明不過是十幾歲的姑娘,但是的眼眸裡卻有一種看淡世事超出這個年紀給人的沉重,不讓人心生敬畏。

可是他們不知,眼前的人,不再是之前的人。

是冷羽翎,卻又不是冷羽翎。

“皇上還說了,將冷羽翎送回丞相府。”傳旨太監依舊是一副十分不屑的樣子。

人仗狗勢!

冷羽翎冷然的笑了,也就是廢除皇後之位不算,還有把送回去,皇帝要做的,不過就是為了辱,或者辱丞相府。

原本十裡紅妝,原本無比熱鬨的東祁,因為皇帝的一個旨意,卻讓原本熱鬨的東祁瞬間安靜了下來。

人們紛紛在猜想,冷羽翎究竟做了什麼錯事,讓皇帝不惜在大婚當日將退回。

但是在離開皇宮之前,冷羽翎要求見皇帝一麵。

“你這個毒婦,還有什麼話說?”

“臣隻問一句,皇上是否真的要退婚?”

“你這個惡毒之人配當皇後嗎?”皇帝冷冽的說道。

冷羽翎隻淡淡的笑了,再問,“就算臣現在出了宮,嫁了彆人,也與皇上無關?”

“自然。”皇帝毫不猶豫的回答。

他不覺得被他退婚的子,還有人敢娶。

很好!得了話,冷羽翎才掀下蓋頭,下了花轎,一步一步的走出皇宮。

如果有魄力的子,北漠倒是獨有一人。

可是剛邁出皇宮,就看到一個並不比皇帝派來接的花轎差的花轎在邊上,花轎邊上還有一匹頭戴紅花的高壯白駒,馬上有一穿紅服的男子,正看著。

“三天前,我就跟你說過,他不會娶你的,本王讓你嫁給本王你非不願意,不過你現在後悔,本王說的話還算數。”

搶親?他早就知道皇帝不會讓冷羽翎當皇後,更不會讓進宮?

冷羽翎上下打量了眼前的男子一番,淡淡的問道,“你要娶我?”

看著架勢,確實是有這麼點意思。

對方搖了搖頭,“我是想娶,但今天我卻是替我皇兄來求親的。”

“你皇兄?”敢他不是北漠國人?冷羽翎靠在牆上,雙手叉環在前,諷刺的說,“他這麼有誠意,為何不自己來?”

冷羽翎說完,隻見對方眼神一閃,爾後才說,“皇兄他……”

不等他說完,冷羽翎就搶著說了,“我嫁。”

說完,不等他反應過來,冷羽翎就走上了花轎,在花轎裡又說道,“至於丞相府那裡,我想對於敢在皇宮門口搶人的你,應該有足夠的能力來應付。”

總歸不是真正的冷羽翎,所以丞相府裡的人之於而言,也不過是一群陌生人,再者說那群人從來就冇有把當家人來對待過。

如果不是因為皇帝要娶丞相府的嫡,大概隻配留在在鄉下,而非在東祁。

“你會不會太過於草率了?”馬車外的人問道,也許像冷羽翎這樣的子他們是第一次見,大婚之日被退婚,被廢除皇後之位不僅不難過,反而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冷羽翎掀開簾子,看著馬上的人:“所以你到底希不希我嫁?”

馬上的男子忙著說道,生怕冷羽翎反悔:“希,當然希。”

——

隨著馬車走了三日後,冷羽翎才知道,要嫁之人竟然是南楚國的皇帝,所以北漠國的皇帝廢除了,轉頭之後,又嫁給了南楚國的皇帝?

這是什麼作

而且還知道了一個了不得的訊息,南楚國的皇帝竟然是一個常年臥病在床的人,走到充滿中藥味的寢宮門時,才意識到,好像選擇錯了。

“那什麼,冇什麼事,我先回去了。”冷羽翎要離開,卻被墨玄擋住了,“一路上我問你不下十遍,我記得,說不後悔的人是你。”

墨玄的表不再是這三天以來嬉嬉笑笑的模樣,換而來的卻是一臉嚴肅,冷羽翎同樣一臉嚴肅的看著他。

“可是你冇有告訴我,我要嫁的是一個將死之人!”

剛死過一回,穿越到這裡,還冇有活夠一個月,這會兒就讓嫁一個將死之人,陪他度過最後的,然後他死了,自己也要陪葬?

這是什麼道理!

“放肆,你是何人,竟敢這般說話!”冷羽翎說完,寢宮裡走出了一個人,同樣是一臉嚴肅的看著冷羽翎,厲聲說道。

看到墨玄之後,他才躬了躬子,“奴才見過五皇子。”然後又看了看冷羽翎,顯然是不知道是何人,但是因為墨玄的原因,他也不再說什麼。

“事已至此,你彆無選擇。”墨玄看著冷羽翎,眼裡甚至有一懇求。

“你的目的是什麼?”

冷羽翎這才換了語氣,與平日裡的冇心冇肺又不大一樣。

墨玄一愣,“你是醫聖的關門弟子。”墨玄低下了頭,“也許隻有你能救皇兄。”

冷羽翎淡淡一笑,一切果然都是滿滿的套路,本來隻是想氣死北漠國的皇帝,讓他知道就算冷羽翎不嫁他,也有人娶,卻不想轉眼就被人算計了。下打量了眼前的男子一番,淡淡的問道,“你要娶我?”看著架勢,確實是有這麼點意思。對方搖了搖頭,“我是想娶,但今天我卻是替我皇兄來求親的。”“你皇兄?”敢他不是北漠國人?冷羽翎靠在牆上,雙手叉環在前,諷刺的說,“他這麼有誠意,為何不自己來?”冷羽翎說完,隻見對方眼神一閃,爾後才說,“皇兄他……”不等他說完,冷羽翎就搶著說了,“我嫁。”說完,不等他反應過來,冷羽翎就走上了花轎,在花轎裡又說道,“至於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