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極品小農民 > 第1章返家

第1章返家

豫了一下,點頭道:“那好,我們一會在樓下麵。”“嗯,好的,嘉琪姐。”我點了點頭,又瞥了一眼,這才轉離開。輕輕帶上房門,宋嘉琪神黯淡了下來,眉宇之間,滿是煩惱之。而方正源則若有所思地道:“嘉琪,我覺得小泉應該是聽到我們之間的話了。”宋嘉琪嚇了一大跳,指尖一抖,手裡的茶杯險些掉落,立刻沒了主意,神慌張地道:“怎麼可能?不會吧,他……爸媽……他們要是知道了,我可怎麼做人呀,唉!”方正源趁機發起了攻心戰,...大學畢業,我被分配到了家鄉青市的資源管理局,一拿到派遣證,我就迫不及待的跳上了返家的列車。

因為,我想念我的家人了。

我沒見過我的父親,從小與媽媽相依為命,可就在我讀初二那年,媽媽卻生病永遠離開了我。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文英阿姨收留了我,等到媽媽的後事剛辦理完,就將我接回了家。

文英阿姨除了老公宋建國之外,隻有一個獨生兒宋嘉琪。嘉琪姐比我大四歲,從小就長得極為漂亮,是個遠近聞名的大人,後追求者眾多。

嘉琪姐對我很好,可惜中專畢業後沒有找到適合的工作,就租了個門麵,開起了服裝店。

因為長得漂亮,打扮也時髦,無形中就給自己的服裝店打了廣告,所以小店的生意一直不錯。

也許是紅禍水,在家人慶賀我得了文科狀元那天,發生了一件影響我一生的大事。

那天晚上,在飯店吃了頓盛的酒席後,嘉琪姐去托運站拿包裹,我將酒喝多了的文英阿姨和宋叔叔送回家後,騎上自行車,趕去托運站接。

剛到那家華軍托運站的門口,就聽見室約傳出吚吚嗚嗚的呼救聲,我心頭一,趕忙推開虛掩的鐵門,發現托運站的老闆李華軍在屋正對嘉琪姐行不軌……

我破門而時,嘉琪姐已經被在辦公桌上,滿頭秀發披散在致的俏臉上,眼神之中充滿了絕。而李華軍正用死死著嘉琪姐,看樣子是想霸王上弓。

怒火霎那間湧上心頭,我左右一瞧,剛好看見門旁靠著一抬貨用的木,我抄起子,使出全力氣朝那傢夥頭上上一通瘋狂的砸……

事後我們連夜報了案,可事的結局不太妙,李華軍強未遂固然要服刑,而我因出手過重,導致對方左臂骨折肋骨斷裂,並伴有重度顱腦損傷。

李華軍還躺在醫院接治療時,我卻已經先他一步被羈押在了看守所。

我從不後悔為了保護嘉琪姐將那混蛋打傷,但想到以後自己的前途就這麼毀了,我還是有點茫然失措。

就在我覺萬念俱灰時,案卻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折。

宋叔叔一家人來看守所接我時,說好像是省裡的一個大巧聽說了我的案子,在他的關心下,我才得以被無罪釋放。

事總算是有驚無險,沒過多久到了開學的日期,我終於踏上了去江州大學的求學之路……

說實話,我的條件很好,英俊帥氣的有點像偶像劇裡的男主角,在校園裡經常能引來一些生花癡的目。

黃昏時分,列車到達了青火車站。

從火車站出來,我的心有點激,馬上就能見到我最的嘉琪姐了。可到了嘉琪姐家門口,我正要手敲門時,卻聽到房間裡傳來一陣激烈的爭吵聲。

“二哥最好,可你不願意,那小泉總可以吧。”是姐夫方正源的聲音。

“不行,小泉纔多大,你怎麼能說出這樣子的話?”嘉琪姐好像很生氣,嗓門很高。

“多大?大學畢業都要工作了,難道還小啊?嘉琪,找他總比找別人好吧?況且,你們家人對小泉一直很照顧,他肯定會願意幫忙的。”

宋嘉琪斷然回絕道:“不行,這種事,我可做不出來!”

“嘉琪,你別拒絕得這麼快,再仔細考慮一下吧。”方正源的聲音裡帶著一不甘,繼續勸說道。

“方正源,你瘋了是吧?虧你一個大男人,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我告訴你,我宋嘉琪不是那樣輕浮的人,你以後休想打這種主意,我絕對不會乾那樣的事。”宋嘉琪顯然是氣壞了,嗓音尖細,聲音似乎在微微發抖。

“嘉琪,難道你不想要一個孩子?難道你想被人嘲笑一輩子?”方正源也著急上火了,音調陡然拔高了幾度,連珠炮似地發問。

“你,你……方正源,明明是你的問題,為什麼要扯上我?”宋嘉琪越說越氣憤,聲音也是越來越大,夫妻之間的爭吵,也是越來越激烈。

聽到屋裡麵兩人的對話,我大吃一驚,下意識的後退一步,旋即發出一聲苦笑。

這幾年我假期回家,偶爾聽見宋叔叔和文英阿姨嘀咕,說方正源和宋嘉琪之間爭吵最多的事就是孩子,其次就是方正源逐漸有點嗜賭,這幾乎了兩人最大的心病。

此事牽涉到一樁鮮為人知的,方正源以前在部隊的一次特訓中,不幸被流彈擊中了那個地方,雖然並未傷及人命,但還是負重傷,並且,留下了極大的生理問題,這才提前退役。

也正因如此,導致宋嘉琪和方正源之間始終無法擁有一個孩子,加之方正源今年已經三十歲了,雙方父母一直在催促,在這件事上,便是愈發的迫起來。

不過我沒有想到,他們夫妻間的這個事,竟然會牽扯到自己。無法否認,我對嘉琪姐一向都有好,有著濃厚的慕之意。

但也僅限於此,文英阿姨和宋叔叔是我的恩人,嘉琪姐對我也關有加,是我敬重的人,我就算再喜歡宋嘉琪,也不會對做出非分的舉。

房間裡麵,夫妻二人的爭吵愈演愈烈,我思索半晌,終究還是敲了敲門。

嘉琪姐開啟門看到我的時候,有些吃驚,俏臉倏地紅了,神態也有些不自然。方正源卻探過頭來,認真的打量我兩眼,才笑著道:“小泉啊,我說去車站接你,你非說不用,瞧,到現在纔回來,之前嶽母還打電話來問你呢。”

“火車經常晚點,我那麼大的人了,哪還要你接。”我不聲的笑著道,也順勢看了方正源兩眼。

毋庸置疑,方正源有著令人心的外表,他高壯,在部隊時就鍛煉出了一付好,臉型朗,充滿了剛之氣,若不是那方麵的疾,兩人的婚姻應該是頗為幸福的。

宋嘉琪這時才反應過來,笑了笑,道:“小泉,你先進來坐一下,等我和你方哥換件服就走,爸媽在家等你吃飯都等急了呢,都打幾次電話問你了。”

我稍一猶豫,擺了擺手,輕聲道:“不坐了,你們換服吧,我先把行李放回屋子裡。”

媽媽留下的房子和他們的婚房很近,現在我分到了資源管理局工作,因為文英阿姨家住的地方靠近鄉鎮,離市區較遠,所以他們就幫我將房子重新刷了一下,便於我居住。

嘉琪姐猶豫了一下,點頭道:“那好,我們一會在樓下麵。”

“嗯,好的,嘉琪姐。”我點了點頭,又瞥了一眼,這才轉離開。

輕輕帶上房門,宋嘉琪神黯淡了下來,眉宇之間,滿是煩惱之。而方正源則若有所思地道:“嘉琪,我覺得小泉應該是聽到我們之間的話了。”

宋嘉琪嚇了一大跳,指尖一抖,手裡的茶杯險些掉落,立刻沒了主意,神慌張地道:“怎麼可能?不會吧,他……爸媽……他們要是知道了,我可怎麼做人呀,唉!”

方正源趁機發起了攻心戰,斬釘截鐵地道:“嘉琪,不管怎麼樣,話我已經都對你說了,你也好好想想吧,我覺得小泉人還不錯,心地善良,也嚴實,他應該不會和外人講的。”宋嘉琪像是沒聽到他這話似得,表呆滯的走到桌子旁,緩緩坐下……

下樓時,我腦海中猶自回著宋嘉琪和方正源之間的談話。點了支煙,沉思良久,我的心終於平復下來,忽然嘆了口氣,輕輕搖頭,甚至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怎麼會有這種荒誕的念頭?對於我而言,宋嘉琪一直都是姐姐的角。當初嘉琪姐結婚時,我也隻是鬱悶了一陣子,也未見得有多麼的傷心,為何聽到他們兩人今天的爭吵,反而會有些心緒不寧了呢?

過了一會兒,我們三個人在樓下匯合,說說笑笑,打了輛車去了文英阿姨住的地方,晚上一家人相聚,飽餐一頓之後,卻懷著不同的心各自散去。了笑,道:“小泉,你先進來坐一下,等我和你方哥換件服就走,爸媽在家等你吃飯都等急了呢,都打幾次電話問你了。”我稍一猶豫,擺了擺手,輕聲道:“不坐了,你們換服吧,我先把行李放回屋子裡。”媽媽留下的房子和他們的婚房很近,現在我分到了資源管理局工作,因為文英阿姨家住的地方靠近鄉鎮,離市區較遠,所以他們就幫我將房子重新刷了一下,便於我居住。嘉琪姐猶豫了一下,點頭道:“那好,我們一會在樓下麵。”“嗯,好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