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婚內謀情:總裁太心機 > 第1章 未婚夫出軌

第1章 未婚夫出軌

支票,在他荒誕的目中撕的乾乾凈凈,“厲先生,我不是為了錢!”“嗬~,我對人一向大方,但是不代表他們可以為所為,獅子大張口!爬我床的人很多,但是膽大包天到敢給我下藥的,你是第一個!”要不是看在乾凈的子份上,他有一萬種方法教做人。“不是我!”寧千羽搖了搖頭,也沒有想到事會那麼順利,本來隻想著用那件事和他做筆易,可沒想到卻看到有人對他下藥,隻不過沒有阻止,順其自然並且自己上了。“藥在你的手帕上,我本沒有...“昨日淩晨3點維拉斯酒店發生重大通事故,肇事寶馬橫沖直撞上蘭博基尼當場起火,所幸救援及時並沒有發生人員死亡。”

“據悉寶馬司機是寧家千金寧千羽,而蘭博基尼司機則是三日前剛和寧小姐訂婚的陸,陸崢嶸。與他同行的還有一,救出時陸牢牢護住了,所以該子隻有輕微傷,而陸傷勢較重。”

醫院,林薔薇“啪”的一聲關掉電視,看著坐在沙發上漫不經心的寧千羽臉難看,“你把崢嶸撞這樣有臉了?這種事鬧得人盡皆知對你又有什麼好。”

“難道陸崢嶸在外麵找人就有臉了?你們陸家把我當什麼?吃著碗裡還想著鍋裡的?這次隻是個小教訓,話我擺在這兒,他陸崢嶸敢在外麵找人,下次我就敢廢了他第三條!你別以為我會和你一樣沒骨氣,忍氣吞聲!”

“住口!給我媽道歉!”陸崢嶸拖著傷走了過來,一耳扇在寧千羽臉上,“再怎麼我媽也是你長輩,哪個兒媳婦敢這樣編排婆婆?”

“陸崢嶸你打我?”一耳打的寧千羽眼前一黑耳朵發聾,不敢置信的著陸崢嶸撲過去像頭發怒的小獅子撕扯他。

“瘋子!”陸崢嶸一把將推到地上,臉上帶著毫不掩飾的厭惡,“你以為你現在還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別做夢了,你以為寧老頭臨死前要我娶你安的什麼好心?還不是想用寧氏做換,換我護你周全,要不是寧氏陪嫁你以為我會娶你?”

“除了一張臉你還有什麼?寧老頭將你寵的不染俗世,全上下都寫滿了天真愚蠢!你這種子進商場,隻會被撕咬的渣都不剩!嫁給我就安心做你的陸太太,我給你食無憂,別到給我找麻煩,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好!”

陸崢嶸的話振聾發聵,讓寧千羽呆滯在原地整個人都懵了,滿腦子都是他的話,原來爸爸死前讓嫁給陸崢嶸是怕守不住公司過的不好?

可陸崢嶸又是什麼好東西?訂婚不過三天就帶著人去酒店開房,他要的隻是寧氏,難道要為了自己就把爸爸辛苦打下來的基業拱手讓給這麼一個狼心狗肺的東西嗎?

陸崢嶸想要把當布娃娃隨意擺弄拿,絕不可能!

見寧千羽被嚇到滿臉淚痕,陸崢嶸心裡爽快,臉上卻出一副憐的模樣,手將寧千羽摟在懷裡,“好了,哭什麼?是我說話太重了!你是我的妻子,隻要你聽話我會好好對你的!那個人我已經打發走了,等我好了咱們就結婚,然後陪你出國散散心好不好?”

陸崢嶸恢復溫文爾雅的模樣把寧千羽當小孩哄著,卻不知道寧千羽心裡早已經有了計量。是千百寵的任大小姐,卻不是傻子!都已經攤牌了,還把當小孩糊弄呢!

結婚?怎麼可能?寧肯捐出去做慈善也不會便宜陸崢嶸的!來日方長,他們走著瞧!

陸崢嶸看著乖巧呆在自己懷裡的寧千羽臉上出一得意的笑容,卻沒有發現靠在他肩上的人著電視上直播的新聞,閃過一幽暗的。

“闊別多年,環宇集團總裁厲城榮歸故裡,擬融資億萬拯救厲氏斷裂資金鏈!”

“厲城也是個傻缺,當年厲家看不上他這個私生子,把他趕了出去,現在人家招招手,他又趕上來給人屁,真是賤!”陸崢嶸夾著煙口出狂言,指點江山,一副恃才傲的大佬模樣。

寧千羽冷笑了一聲,沒有答話,看穿了這個人的心,才知道他有多可笑,要是現在真正的厲城站在他麵前,估計他早就卑躬屈膝給人鞋都願意了。

他以為所有人都和他一樣覺得想法嗎?他願意回來大概捨不得那個人苦吧,想到多年前偶然發現的那幕,寧千羽了拳頭。

從來沒有想過要把那件事拿出來做文章,可現在為了徹底擺陸崢嶸,它了最後的保命符!

哪有什麼膽大包天,所有的與虎謀皮,不過是無路可退!

世紀豪城總統套房,幽暗的燈照在層層疊疊的窗幔上,倒映出糾纏的人影,顛簸的大床像是逆行在大海中的小舟,驚濤駭浪,聲聲拍岸。

不知道過了多久,寧千羽全蜷曲的癱在床側,皮上全是青紫的痕跡,間痛的發麻。

男人坐在床頭夾著一隻煙不發一言,著的眼眸中帶著涼薄又冷淡的嫌棄。

良久,他輕笑了一聲,打破房間的寧靜,“一百萬夠了嗎?”

寧千羽看著床頭輕飄飄的支票,在他荒誕的目中撕的乾乾凈凈,“厲先生,我不是為了錢!”

“嗬~,我對人一向大方,但是不代表他們可以為所為,獅子大張口!爬我床的人很多,但是膽大包天到敢給我下藥的,你是第一個!”要不是看在乾凈的子份上,他有一萬種方法教做人。

“不是我!”寧千羽搖了搖頭,也沒有想到事會那麼順利,本來隻想著用那件事和他做筆易,可沒想到卻看到有人對他下藥,隻不過沒有阻止,順其自然並且自己上了。

“藥在你的手帕上,我本沒有機會到!”

手帕?不是酒杯裡?

他對海鮮過敏很有人知道,可是今天宴席上的頭湯就是海鮮湯,他含了一口吐到了手帕裡,就是那時候沾上藥?

是誰這樣設計他?外表清高不理世事的老爺子?一直以他為人生汙點的厲二爺?還是怨恨他破壞了父母的二弟?

厲家這潭水還真是越來越渾了。

見厲城眼波流轉卻沒有追究,寧千羽知道下藥的嫌疑擺了。

“你呢?你在其中你充當了什麼角?你——想要什麼?”

“厲太太的份!”寧千羽從床上跳了下來,並不避諱厲城的目將破碎的服一件件套在上,並從包裡掏出一份合約遞給厲城,一副有備而來乾練果斷的形象。手將寧千羽摟在懷裡,“好了,哭什麼?是我說話太重了!你是我的妻子,隻要你聽話我會好好對你的!那個人我已經打發走了,等我好了咱們就結婚,然後陪你出國散散心好不好?”陸崢嶸恢復溫文爾雅的模樣把寧千羽當小孩哄著,卻不知道寧千羽心裡早已經有了計量。是千百寵的任大小姐,卻不是傻子!都已經攤牌了,還把當小孩糊弄呢!結婚?怎麼可能?寧肯捐出去做慈善也不會便宜陸崢嶸的!來日方長,他們走著瞧!陸崢嶸看著乖巧呆在自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