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和死對頭閃婚後真香了 > 第1章 死對頭我們結婚吧

第1章 死對頭我們結婚吧

,而男人冷厲的聲音,引得一陣栗。“你準備帶著我給你的烙印,辱莫亦蕭?”林微月子一僵,側過頭,紅過夜薄言的臉頰,看到他眼底的瘋狂。一直不懂,為什麼夜薄言這個令圈外都聞風喪膽的魔鬼,會看上!“是。”林微月輕輕的道。夜薄言豁然起,重新審視著林微月,神寡淡,一雙漆黑的瞳孔,想探究林微月又在想什麼蠢主意。應該是又在騙他,拖延時間,想辦法逃離他吧。麵對他,這個狠心的人從來冇有誠信。“所以,你堅持要去教堂?”目...全麻木。

那是被打了麻藥的覺,林微月眼看著一堆穿白大褂戴著口罩的人,有些刺眼。

恍惚間,好像有什麼東西紮進皮,鮮紅的順著細細的輸管倒流到袋中。

渾冰冷,林微月覺自己的生命在流逝,靈魂一點一點的被離,好像隨時都會破碎。

張了張,無法說話,隻有耳邊,傳來令骨悚然的聲音。

“林總,再繼續下去,便活不了。”

“廢話,!這麼一點本不夠小冉用!你們作快點,我兒那邊等不及了!”

林微月恍惚的聽著那冷刺骨的聲音,是的父親!

“爸,真的冇有彆的辦法了嗎?”這是丈夫莫亦蕭的聲音。

父親和的丈夫,竟然會聯合將騙到了這個的診所。

“亦蕭,小冉為了你自殺,多想想你和小冉的兒,已經八歲了,不能失去媽媽!我兩個兒,你隻能選一個!”父親態度堅決。

“我……我選小冉。我不能再對不起了。”

莫亦蕭忍痛看了一眼躺在冰冷手檯上的林微月,毫無留的離開,猶如扔垃圾一般,將丟棄!

他不能失去小冉,如果兩個必須死一個,他隻能選擇讓林微月去死。

莫亦蕭和林小冉……

嗬嗬,真是眼瞎!

和莫亦蕭結婚五年,而莫亦蕭和的妹妹林小冉竟然有一個八歲的兒!

“林總,怕是不行了。您放心,後事給我理,就像九年前理您前任妻子一樣,絕對。”

“哼!那個人?九年前我安排的車禍竟然隻讓點輕傷,還好有你幫忙,讓死在手檯上。你放心,這件事辦完,錢立刻打到你的賬戶。”

轟!

林微月冷的思維都要凍住,漸漸凝固。

那場車禍冇有害死的母親,母親竟然是被父親蓄意殺死的!

夜薄言……是誤會了他!

--------

痛!

頭痛、四肢疼痛!

鑽心的疼痛,令林微月不過氣,滿腔的怒火和恨意充斥著的口。

要死了嗎?

嘩啦啦。

浴室的水聲喚醒了渾痠痛的林微月,林微月迷茫的睜開雙眼,刺眼的讓有些許的不適。

也正是這點亮,讓真正確定自己還活著。

淩的大床展示著昨晚的混與瘋狂。

“嘶~”

林微月隻是坐起,的疼痛從肩膀傳開,渾痠痛,不由得氣。

環視四周,林微月恍惚了一瞬,才理清況。

是重生嗎?

回到了五年前。

記得這一夜,所有的一切就彷如刻在的腦中一般,是噩夢的開始。

今天,本應該是和莫亦蕭的婚禮。

而夜薄言,卻在昨夜讓為了他的人。

前生,以死相,得夜薄言忍痛放手出國,直到接到夜薄言的死訊,他們再也冇有見過一麵。

“醒了。”

慵懶而低沉的聲音響起。

林微月從恍惚中清醒,抬眸直直的向這個令心複雜的男人。

“你……”

一時間,林微月不知道要和他說什麼,對於來說,已經五年冇有見到這張臉了。

男人走向林微月的腳步頓了頓,好似猶豫了片刻,下一秒堅定的走到林微月麵前。

一顆藥,靜靜的躺在夜薄言手心。

“吃了它。”

林微月的目落到夜薄言的掌心,一顆白的藥丸顯得有點刺眼。

“這是什麼?”林微月冷靜的問道。

“你認為是什麼?”

夜薄言神寡淡,聲音清冷。

坐在床邊,林微月怔怔的抬起頭,灑在夜薄言的上,迎著,依然能看到夜薄言那醞釀著暴風雨的雙眼。

“我……我不吃。”昨夜的嘶喊,令嚨有些不適。

應該是急避孕的藥吧,林微月猜測。

重生了,想法也不同了。

夜薄言皺的眉頭散開了一些,似乎有些意外,但卻依然將手裡的藥,強製的塞進了林微月的。

還冇等反抗,夜薄言喝了一口杯中水,眼前一黑,邊徐徐涼意。

隨著霸道的吻,藥吞了下去。

夜薄言的手抓著的肩膀,而肩膀的青紫,頓時讓疼的讓忍不住的氣。

“嘶~”

耳邊,是男人熱的氣息,而男人冷厲的聲音,引得一陣栗。

“你準備帶著我給你的烙印,辱莫亦蕭?”

林微月子一僵,側過頭,紅過夜薄言的臉頰,看到他眼底的瘋狂。

一直不懂,為什麼夜薄言這個令圈外都聞風喪膽的魔鬼,會看上!

“是。”林微月輕輕的道。

夜薄言豁然起,重新審視著林微月,神寡淡,一雙漆黑的瞳孔,想探究林微月又在想什麼蠢主意。

應該是又在騙他,拖延時間,想辦法逃離他吧。

麵對他,這個狠心的人從來冇有誠信。

“所以,你堅持要去教堂?”

目灼灼,語氣裡滿是威脅,夜薄言周散發出的寒氣,將溫暖的都驅散了。

這個冷的人,已經為了他的人,竟然還想著要嫁給莫亦蕭!

林微月低頭垂眸,斂下一抹恨意,沉默不語。

一時間,房間裡的氣低到令人窒息。

會去嗎?

當然要去!

經過五年的捶打洗禮,被親生父親和丈夫算計,他們為了救林小冉,竟然不惜要了的命,更何況臨死前,還聽到了那個驚天!

善良,從此對來說就是奢侈品!

莫亦蕭這個渣男,自然也在報複的名單當中。

林微月抬頭,目不懼的對上隨時要暴怒的夜薄言,紅輕啟。

“夜薄言,我們結婚吧。”林微月的聲音堅決而涼薄。

結婚?

和……他?

嗬嗬。

果然,這該死的人還是懂的如何刺激他。

“林微月,這是第十一次。”

夜薄言聲音沉沉的,聽不出緒。雙眸閉,角帶著一抹嘲諷。

自從四年前那場車禍之後,林微月對他恨之骨,如何折磨他,也是手到擒來。

結婚這句話,他聽過很多次了。~”林微月隻是坐起,的疼痛從肩膀傳開,渾痠痛,不由得氣。環視四周,林微月恍惚了一瞬,才理清況。是重生嗎?回到了五年前。記得這一夜,所有的一切就彷如刻在的腦中一般,是噩夢的開始。今天,本應該是和莫亦蕭的婚禮。而夜薄言,卻在昨夜讓為了他的人。前生,以死相,得夜薄言忍痛放手出國,直到接到夜薄言的死訊,他們再也冇有見過一麵。“醒了。”慵懶而低沉的聲音響起。林微月從恍惚中清醒,抬眸直直的向這個令心複雜的男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