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官道 > 第1章 又出大事了

第1章 又出大事了

長的關糸可不淺,兩人都是濱海縣人,向天亮上初中那會,於付局長還是個老師,還教過向天亮兩個學期的歷史。三個月前,向天亮這個警大學畢業的大學生,被市公安糸統拒之門外的時候,又是於付局長知道後,主把他要到了建設局,扶貧工作在於付局長的分管範圍,他自然自己信得過的於天亮下去。在建設局裡,向天亮認準了一個理,別人的話可以奉違,對於付局長的指示,必須不折不扣的執行。正是板栗的季節,大村是有名的板栗村,向天亮向...清河市建設局又出事了。

這年頭,就是事多,出事的單位不奇怪,不出事的部門纔是新聞。

可這清河市建設局的事特多,還件件蹊蹺,每每轟整個清河市,自從半年前建設局搬進十二層的新辦公大樓後,就沒有消停過。

今年春節後的第一個週末,建設局舉行新辦公大樓掛牌儀式,市裡領導來了不,省建設廳都派來了付廳長,熱熱鬧鬧的,可誰也沒有想到,鞭炮聲中,那塊剛掛上的合金牌匾,從三米六高的石拱柱上突然掉了下來,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兩個老幹部上……救護車的呼嘯聲中,市長氣得臉慘白,率衆拂袖而去。

沒過一個月,一名清潔工在清理九樓局長辦公室的玻璃窗時,不慎從窗戶上摔落到建設局大門前,當場了餅……

四月底,建設局在二樓食堂大廳裡舉行慶五一聯歡會,暨局勞模範表彰會,會後是自助形式的聚餐,不知道哪道菜使了“壞”,連同領導家屬在的兩百來人與會者,有七十多人中毒住院,局裡即將退休的總規劃師,在醫院的病牀上徹底的退了休。

接著,五一勞節剛過,市紀委的人突然臨,整個行政審批九個人,被一下子帶走了七個人,折騰了將近一個月,隻有兩人回來了,其餘的五個人,從長到辦事員,戴著賄罪的帽子,被送去了位於濱海縣的勞改農場……

好事的人得出結論,建設局的新辦公樓,一定是“衝”了風水了。

那些個事,向天亮隻是聽說,他是六月初來報到的,分配到局辦公室後,一直乾的是雜活,大學生又怎麼樣,照樣要從倒水拖地分報紙幹起。

說話,多做事,這是他從書本上學來的機關準則之一。

這次局裡出事的時候,向天亮又不在局裡,建設局在南河縣山區有個大村的扶貧點,向天亮被臨時派去扶貧,接到於付局長電話的時候,他都在大村待了二十多天了。

於付局長沒說什麼事,隻說出了事,讓向天亮立即回去。

向天亮接了電話,心裡不一樂,悶在這山裡,守著個破電話,連電視都看不到,就快要被憋壞了,於付局長的電話,讓他找到了“溜號”的理由。

在建設局裡,向天亮還沒認識多人,但和於付局長的關糸可不淺,兩人都是濱海縣人,向天亮上初中那會,於付局長還是個老師,還教過向天亮兩個學期的歷史。

三個月前,向天亮這個警大學畢業的大學生,被市公安糸統拒之門外的時候,又是於付局長知道後,主把他要到了建設局,扶貧工作在於付局長的分管範圍,他自然自己信得過的於天亮下去。

在建設局裡,向天亮認準了一個理,別人的話可以奉違,對於付局長的指示,必須不折不扣的執行。

正是板栗的季節,大村是有名的板栗村,向天亮向老支書要了十幾斤板栗,炒了,涼一會,裝進布袋又塞進挎包,第二天天一亮,屁顛屁顛的離村下山了。

早上七點上路,下午兩點纔回到市裡,向天亮從公車上下來,學著於付局長的樣子,先站在公站邊,把對麵的建設局辦公樓端詳了一番。

向天亮也不知道,於付局長每天上班時,爲什麼要先端詳一番高聳的辦公樓。

瞅著很正常,不象出事的樣子麼。

大樓裡靜悄悄的,電梯裡也沒其他人上下,就連一向最爲繁忙的七樓局辦公室,這會兒也是沒有一點聲音。

怪了,這人都哪去了呢?

偌大的辦公室裡,隻有老劉頭窩在角落裡,辦公室的元老劉正風,戴著老花眼鏡,埋頭於檔案堆中,其他六位同仁,一個也沒有見著。

“老劉頭,忙著那。”向天亮一屁在劉正風對麵的辦公桌前坐下,這本來就是他的位置。

劉正風五十六歲,比局長還大一歲,論年齡,除了規劃設計院的那幾個老頭,就數他最大了,他也是濱海縣人,向天亮的老鄉,第一天做同事時,劉正風就給向天亮立了一條規矩,在任何場合任何時候,必須和所有人一樣他老劉頭。

“咦,你小子怎麼回來了?”劉正風好奇的擡起頭。

“什麼話,建設局是我的家,我在大村待了快一個月了,就不興我回來氣啊。”

向天亮說著,從包裡抓了一大把板粟,長臂一,放到了劉正風的麵前,“給你,炒了的。”

劉正風臉一沉,“嘻皮笑臉的,嚴肅點,我在問你問題呢。”一邊將桌上的板栗,手勾掃到屜裡。

“真的出事了?”向天亮低聲問道。

劉正風點了點頭,一邊看著辦公室的門,一邊說道:“局長辦公室被盜了。”

“什麼?”向天亮嚇了一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在昨天中午,大家在食堂吃飯的時候,局長辦公室被盜了。”

向天亮忍不住扭頭回,辦公室的另一邊,是辦公室張主任的單人辦公室,旁邊有條一米寬的通道,可以直通局長辦公室。

“不會吧,還大白天的,誰吃了豹子膽了?”

“哼,這年頭,什麼邪門的事沒有,隻有想不到,沒有辦不到喲。”

向天亮連連點頭,“那是那是……哎,現在怎麼樣了?”

“這不,正查著呢。”劉正風手往上指了指,“都在八樓會議室開會呢,人人過關,象搞運似的。”

“哦。”向天亮鬆了一口氣,“那沒我什麼事麼,對了,老劉頭,別人都去開會,你怎麼還一個人在這裡?”

劉正風有些自得的笑了,“我運氣好,昨天我牙痛,請了假去醫院來著,有不在現場的證據,你讀了四年的警大學,你懂的。”

“那,局長辦公室丟什麼東西了沒有?”

“這問題問得傻,不象警大學出來的。”劉正風喜歡拿向天亮的專業開涮。

向天亮咬了咬牙,“老劉頭,我請你喝酒。”

“一言爲定?”劉正風的雙眼亮了,他是有名的酒瘻子,量不高,癮很大。

“快說,別賣關子啊。”

劉正風又瞥了一眼辦公室門口,出三手指頭晃了晃,神神道道的說道:

“局長的三件寶貝,被人給走了。”是板栗的季節,大村是有名的板栗村,向天亮向老支書要了十幾斤板栗,炒了,涼一會,裝進布袋又塞進挎包,第二天天一亮,屁顛屁顛的離村下山了。早上七點上路,下午兩點纔回到市裡,向天亮從公車上下來,學著於付局長的樣子,先站在公站邊,把對麵的建設局辦公樓端詳了一番。向天亮也不知道,於付局長每天上班時,爲什麼要先端詳一番高聳的辦公樓。瞅著很正常,不象出事的樣子麼。大樓裡靜悄悄的,電梯裡也沒其他人上下,就連一向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