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都市之最強狂醫 > 第1章 真的不凡

第1章 真的不凡

引起盆腔炎、卵巢囊腫......”艷婦人又又氣,卻不敢發作。苦笑著說道:“我邊單的姐妹也不,怎麼就我長期失眠,也各種不適?”遍尋名醫,都是這麼診斷,偏偏束手無策。葉不凡微微一笑,說道:“何止各種不適,你最近的月事都很不規律,不是量過多就是過,白帶更是黏糊糊的,這是發生病變的前兆了。”婦人頓時俏臉劇變。如此私的事,連閨都沒,葉不凡卻能說的這麼準、詳細?“葉神醫,怎麼會這樣?”婦人一臉焦灼,突然道:“...無量山下。

一鄉村診所。

一位麵容清秀的青年,正在替一名艷婦人診脈。

婦人五致,一貴氣,一襲紫長包裹下,妙曼的形更顯婀娜多姿,渾散發著和嫵。

婦人盯著青年清秀的臉龐,一臉好奇。

被譽為鬼穀聖醫的葉神醫,居然這麼年輕。

他算不上英俊,但麵容清秀,尤其是那對幽深的眸子,卻讓人沉醉。

片刻後,葉不凡輕嘆一聲,說道:“宋姐啊,你這個年紀,長期沒有夫妻生活是不行的。”

婦人皺眉道:“葉神醫,何出此言?”

葉不凡猶豫片刻,正道:“你長期單,得不到刺激,水就排不出,會導致分泌失調,白帶異常,還會引起盆腔炎、卵巢囊腫......”

艷婦人又又氣,卻不敢發作。

苦笑著說道:“我邊單的姐妹也不,怎麼就我長期失眠,也各種不適?”

遍尋名醫,都是這麼診斷,偏偏束手無策。

葉不凡微微一笑,說道:“何止各種不適,你最近的月事都很不規律,不是量過多就是過,白帶更是黏糊糊的,這是發生病變的前兆了。”

婦人頓時俏臉劇變。

如此私的事,連閨都沒,葉不凡卻能說的這麼準、詳細?

“葉神醫,怎麼會這樣?”

婦人一臉焦灼,突然道:“我也不是沒有生活......”

葉不凡打量了一眼婦人凹凸有致的姿,

搖頭道:“靠你自己用那些東西排遣寂寞,那都是無之談,不頂用的。”

婦人俏臉微紅,手指著角,一臉道:“怎麼就不頂用了?我覺得......管用啊!”

若非麵前是這位鬼穀聖醫,萬萬說不出這麼害臊的話來。

“孤不生,孤不長,合,萬事生,此乃天道。”

葉不凡抬了抬眼皮,淡然道:“人屬,男人屬,調和、水融,的很多問題才能迎刃而解,你懂我意思嗎?”

“我總不能隨便找個男人就湊合了吧?”

婦人一臉為難道:“葉神醫,若實在沒有別的辦法,要不......你幫幫我?”

“宋姐說笑了,我哪有這個閑工夫?”

葉不凡神平靜,說道:“放心吧,既然你都找到我了,還要男人何用?我給你開個藥方回去,月事來的前幾天煎服一次,連續兩個月,保證要藥到病除。”

說著,葉不凡唰唰唰寫了個方子,提醒道:“去隔壁藥房抓藥吧!”

“多謝葉神醫!”婦人拿著方子,千恩萬謝的走了。

這時。

一名材高挑,氣質冷艷的絕人進了診所,後跟著兩名形魁梧的黑保鏢。

人材高挑拔,一臉孤傲。

為中海蘇家的大小姐,蘇氏集團的副總裁,蘇如雲有孤傲的資本。

在簡陋的診所掃了一眼後,目才落在了葉不凡上,俏臉上浮現一輕蔑。

“你就是葉不凡?”

蘇如雲冷冷的看著葉不凡,著普通的他,站在這破診所中,更顯寒酸。

葉不凡低頭整理著桌上的病例,隨口回道:“我就是,有預約嗎?沒有預約的話,恕不接診。”

一名保鏢怒斥道:“小子,好好跟我們蘇總說話,不然我廢了你!”

蘇如雲得意的擺了擺手,一臉不屑道:“想不到曾經高高在上的葉家大爺,居然落魄到在這山野鄉村中討生活,要不是我訊息靈通,這窮鄉僻壤的鬼地方真不好找。”

說著,雙手抱,趾高氣昂道:“我蘇如雲,你和我妹妹蘇如煙的婚書在哪?”

“我是來退婚的。”

“我知道這個訊息對你來說很殘忍,但現在的你,跟我妹妹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配不上!”

聽到這,葉不凡眉頭一挑,點頭道:“好!”

蘇如雲微微一愣,一臉錯愕。

葉不凡居然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甚至,從頭至尾連抬頭看都沒看一眼。

彷彿被人上門退婚,跟他毫無關係一般。

蘇如雲角微翹,嗤笑道:“你肯定很不甘心,所以我們蘇家會給你一些補償。”

掏出一張支票放在桌麵上,推到了葉不凡的麵前。

上麵那一連串的零,十分惹眼!

“這是一張兩百萬的支票,足夠你在這種窮鄉僻野,找個鄉下人湊合過後半輩子。”

令人詫異的是,葉不凡沒有說話,甚至都沒看那張支票一眼。

蘇如雲一臉傲然道:“我們蘇家對你已是仁至義盡了,把你和我妹的婚書出來吧!”

“嘩啦!”

葉不凡猛的合上病例本,掀起一道微風,將那張支票被吹到了地上。

他漠然道:“退婚我答應了,支票你拿走吧,別玷汙了我的診所。”

說著,葉不凡轉,將那本病歷本放進了側的檔案櫃,依然沒有看蘇如雲一眼。

彷彿,那本病歷,比地上的兩百萬支票更珍貴。

“你!”

蘇如雲氣的軀輕,臉也瞬間沉如水。

“哢嚓!”

一名保鏢猛的抬,將邊的木凳踢碎片,這一腳若踢在上,人都廢了。

那保鏢了一手,冷笑道:“狗東西,別不識抬舉,信不信我砸了你的破診所?”

葉不凡終於轉頭,淡漠的瞟了三人一眼,眼中閃過一淩厲。

蘇如雲這才滿意的說道:“你不收這張支票,誰知道你會不會反悔,以後跑到我們蘇家來糾纏我妹妹?收下支票,當麵撕掉婚書,你跟我們蘇家纔算恩斷義絕。”

蘇如雲豈會不知道葉不凡打的什麼主意?

決不會允許葉不凡這種廢,對的妹妹有半點非分之想。

葉不凡突然笑著搖了搖頭,眼中滿是戲謔道:“我對蘇如煙和你們蘇家沒有半點興趣,更不屑於糾纏,婚書我可以給你,支票你收回去吧,我是真的......看不上這點錢。”

“嗬嗬,口氣倒是不小!”

蘇如雲譏諷道:“當自己還是高高在上的葉家大爺呢?現在的你,不過是躲在山裡茍延殘的窩囊廢!”

在眼中,葉不凡渾上下都帶著窮酸味。

守著這麼一家鄉下的破診所艱難度日,卻非扮出一副視金錢如糞土的清高範兒。

簡直令人作嘔。

“吧嗒!”

葉不凡從腳底下拿出一個鐵盒,往桌子上一丟,不耐煩道:“婚書在裡麵,你自己找,拿了婚書立馬滾蛋。”

蘇如雲強忍著怒氣,告訴自己找婚書要。

可開啟鐵盒後,直接傻眼了。

“京都趙家,趙心怡......”

“中海方家,方紫凝......”

“深州顧家,顧語嫣......”

......

鐵盒中,靜靜的躺著七份婚書。

京都趙家、中海陳家、深州顧家.....無一不是大夏國赫赫有名的豪門世家。

蘇家的婚書在最後,而蘇家在其他六個豪門世家麵前,不論實力還是底蘊,都不值一提。

這怎麼可能?

蘇如雲臉變幻數次,突然懂了。

偽造這麼多份婚書,即便被退婚,也顯得不那麼丟人。

一臉嘲諷道:“葉不凡,我果然沒有看錯人,也隻有你這種廢,才會用這種伎倆來自我安。”

“在我妹妹的帶領下,短短兩年蘇氏集團便即將上市,是中海冉冉升起的商界新貴,是天之驕,而你,廢終究是廢,癩蛤蟆就別想吃天鵝了。”

蘇如雲的語氣輕蔑至極,對葉不凡挖苦諷刺,極盡嘲諷之能事。

“神經病吧你!”

葉不凡沒好氣道:“別影響我坐診,拿了婚書趕滾蛋。”

“這就惱怒了?”

蘇如雲哂笑一聲:“收起你那點可憐的自尊吧,你早已不是份尊貴的葉家大爺了,就你這樣的廢,我的保鏢,一隻手能打十個。”

如果葉不凡好言相求,或許會看在蘇林兩家當年的分上,多給幾十萬補償。

甚至給他一個機會,讓他走出這窮鄉僻壤,去蘇氏集團謀一份差事,也好過在山裡混吃等死。

可惜,眼前這個窩囊廢,不識抬舉。

就在這時。

“師傅,藥抓好了,這是宋士給的診金。”

一名助手樣的小姑娘捧著小箱子從隔壁走來。

看到這小姑娘,蘇如雲雙眸微亮。

雖穿著樸素,一臉稚氣,卻依然能看出致的五和俊俏的容,長大以後,絕對是個傾國傾城的絕。

蘇如雲沒想到,這種窮鄉僻壤,居然還能見到這種級數的人胚子。

小姑娘將小箱子放在桌麵上,開啟了蓋子。

“天山雪蓮十株、人形何首烏十株、膽金蓮一塊、中海五星級豪庭酒店產權書一份!”

葉不凡掃了一眼箱子,看到那份產權書後,眼中閃過一嫌棄。

“這些名貴藥材我這勉強能派上用場,這小瑪瑙剛好給我當鎮紙,宋姐倒是有心了,至於什麼酒店產權就算了,阿彩,待會還給宋姐!”

“好的,師傅!”

阿彩應了一聲,將那份產權書單獨挑了出來,隨手將那塊碗口大膽金蓮放在了桌角。

蘇如雲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天山雪蓮、人形何首烏,那些東西已經很值錢了。

而膽金蓮,更是被譽為上天聖、世界上最貴寶石,

哪怕是拳頭那麼大的膽金蓮,都能賣上千萬的天價,更別說眼前這塊碗口大的,起碼上億了。

這麼昂貴的寶石,隨手丟在桌子上當鎮紙?

瘋了吧?

而中海一家五星級酒店的產權,至十個億了吧,這已經接近們蘇家的全部資產了。

那相比之下,那張兩百萬的支票,顯得是在可笑了點。

這怎麼可能?落魄到在這山野鄉村中討生活,要不是我訊息靈通,這窮鄉僻壤的鬼地方真不好找。”說著,雙手抱,趾高氣昂道:“我蘇如雲,你和我妹妹蘇如煙的婚書在哪?”“我是來退婚的。”“我知道這個訊息對你來說很殘忍,但現在的你,跟我妹妹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配不上!”聽到這,葉不凡眉頭一挑,點頭道:“好!”蘇如雲微微一愣,一臉錯愕。葉不凡居然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甚至,從頭至尾連抬頭看都沒看一眼。彷彿被人上門退婚,跟他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