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重生九三:前夫,要逆襲 > 第一章 不要碰我!!我恨你

第一章 不要碰我!!我恨你

怒視著眼前高大威猛的男人,一合的軍綠軍裝,修長拔的姿,襯得他嚴肅有氣勢,明明十足的剛男人,卻是讓冷地如同置在萬丈冰窖。“……”濮渠痛苦地抿著薄垂下頭,他甚至沒有勇氣再對上那一雙充滿控訴的剪水秋眸。與他上強悍的功軍無法比擬的是,他在眼前憔悴的小婦人麵前,化他一生所有的英勇名義,都無法彌補他和他的親人,對造的一切傷害——所有的功勞,全都不值一提。“對不起……”他沉重的抱歉低喃。他是又遲到了一步,失敗地...————————

“對不起,這位士,孩子因為過於孱弱,並且錯過了最佳的搶救時間,請家屬節哀……”

欒宜玥麻木地站著,如同失了心誌,隨著醫生宣告死亡的話,不斷地在腦中重復不停外,外界就象失了音。

整整一天,都不知道怎麼過來的,隻是在醫生讓簽名時,聽從配合的簽名,直到孩子屍被妥善地移進了冰櫃,才渾渾噩噩地走在深夜沁涼的街上……

腦中不斷播放地是,瑞寶被那輛急速而過的轎車撞飛,一地倒在的懷裡,揚起痛苦的一笑容,僅僅喊了聲“媽媽”,就失去意識地昏倒在懷裡。

一地的…都是瑞寶的!

為什麼這麼沒用?沒有保護好兒,護不住腹中的胎兒,就連亡夫唯一的兒子,都沒有看好——

欒宜玥怔怔地過昏黃的路燈,看著手掌心的斑斑跡,憋了一整天的淚水,在這暗夜之下,再也無法掩藏,握雙拳,抑地吶喊:

“瑞寶、瑞寶——”

為什麼老天爺,就是不肯放過、為什麼!

“小心!”一路默默隨尾了大半個鐘的軍人,趕在人要愴然跌倒在地時,連忙扶住了瘦弱的。

人原本悲怮地要暈死過去的心智,聽聞到這道悉到不能悉的男低聲時,倏地瞪大眼,反地用力推開他,朝他嘶吼:

“不要我!你滾、滾,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

“玥玥……”瞧見人反的掙紮,男人原是黝黑銳利的目,灰敗的毫無澤。

“不、不要我!為什麼、為什麼不肯放過我,連瑞寶都不放過……為什麼?為什麼呀、為什麼你總是遲到!”

欒宜玥失態尖,瞪大雙眸怒視著眼前高大威猛的男人,一合的軍綠軍裝,修長拔的姿,襯得他嚴肅有氣勢,明明十足的剛男人,卻是讓冷地如同置在萬丈冰窖。

“……”濮渠痛苦地抿著薄垂下頭,他甚至沒有勇氣再對上那一雙充滿控訴的剪水秋眸。

與他上強悍的功軍無法比擬的是,他在眼前憔悴的小婦人麵前,化他一生所有的英勇名義,都無法彌補他和他的親人,對造的一切傷害——

所有的功勞,全都不值一提。

“對不起……”他沉重的抱歉低喃。

他是又遲到了一步,失敗地,連他好兄弟唯一的脈都沒有保住!

“嗚嗚、又是對不起……它能挽救瑞寶的生命嗎?能嗎?你能救救他的命嗎?”欒宜玥勉強支撐著,看著眼前十年裡,仍未曾衰老一分的俊朗男人,悲嗚又奢的反問他。

濮渠聞言黯然地抬起頭,一臉灰敗地凝視著同樣慘白無的人,扯了角心膛裡除了沉默無言以對:“……”

“對不起有什麼用?你什麼都無能為力,為什麼還要一再出現在我麵前糾我的心?難道我現在還不夠慘嗎?”

欒宜玥踉蹌地退開兩步,憤怒怨忿地盯著這個、曾經以他為天的丈夫,哦、不,是前夫!

看到他仍是威風堂堂的,而卻已是生無可,蒼白的小臉扭曲變形,尖銳撕肺的咆哮:

“濮渠,請你滾出我的生命裡,我已經一無所有了…不要再跟著我,我恨你——”

欒宜玥恨地潸然淚下,說著說著,漸漸地哽咽的語不聲……

每次看到他,就會想到失去了的胎兒、和曾到的所有磨難,的心是撕心裂肺地痛!

若是沒有他、沒有嫁給濮渠,的命運、孩子們命運,是不是就可以改寫?

的珠寶,的瑞寶,那無緣存活於世的胎兒,若是……

恨他啊~為什麼總要慢一步的出現在麵前!

“不——”濮渠堅定又果斷的拒絕,一雙鷹隼銳目深深地著不妥協的回道。

在這一件事上,不管妻子說多次,他不會接!

欒宜玥是他的妻子,在他濮渠還活著、能護住的時候,他不允許、亦無法放開……

濮渠費盡了心思,才將看上眼的小人娶回家,是要珍重並給幸福的家,怎麼可能因為傷害、和誤會而夫妻黯然分離?

越是發現他的家人,對妻子的傷害,他越無法全意任離開!

“你滾!”欒宜玥一聽到前夫鏗鏘、重復一萬遍不變的拒絕聲,

氣地渾發吼道。

失子的絕和悲慟,再加上男人毅然的反駁,使得心臟一陣陣的痙攣刺痛,再加上一整天未曾進食而搐的胃部,眼瞳中前夫的影,倏地出現了虛幻重疊的分……

欒宜玥以為自己站地很穩,可是在濮渠中,卻是妻子虛弱的快要愴然倒!

“玥玥……”濮渠張地上前一大步,想要圈住妻子——

男人暗啞低沉的聲音著眷和殷殷關切,讓欒宜玥反地揮開、他虛晃護在腰側的大手,未想一個錯眼揮空,孱弱的子霎時失衡倒向另一側——

陷短暫眩目的欒宜玥沒有察覺到,側驟然出現一道熾白的銀掠過——

電石火間

濮渠瞳孔一,護妻的本能占了上峰,神經敏捷地再一步,毅然將要反抗的妻子,用盡力氣地鉗進懷裡,利索摟住反低吼:

“玥、小心!”

朦朧中、看到前夫那個突兀驚悚聚變的俊郎臉龐,欒宜玥似是應到了危險,被前夫抱住時,微微側過麵,淡紫地,過男人俯下來的堅.下……

欒宜玥眥大的驚異水眸,目正好過空隙,驀然看到一道極速銀白之,剎那間覆蓋在和他的上——

銀如同速極致掠過,抱的兩人軀,如同粒子般、化縷縷塵埃,在原地消失了蹤影……

夜下,星星點點,微風拂過,帶起地涼。

而昏暗的路燈下,未曾有路人發現,此先一秒還在爭吵著的一對年男,卻兀自神消失——

*.*

PS:然然新書第一更,求收藏,求推薦票~

噢`閱文重點,男主的姓,是【濮】,這是個復姓,百家姓上有列,請不要再說男主一家三代同個輩分了……很穩,可是在濮渠中,卻是妻子虛弱的快要愴然倒!“玥玥……”濮渠張地上前一大步,想要圈住妻子——男人暗啞低沉的聲音著眷和殷殷關切,讓欒宜玥反地揮開、他虛晃護在腰側的大手,未想一個錯眼揮空,孱弱的子霎時失衡倒向另一側——陷短暫眩目的欒宜玥沒有察覺到,側驟然出現一道熾白的銀掠過——電石火間濮渠瞳孔一,護妻的本能占了上峰,神經敏捷地再一步,毅然將要反抗的妻子,用盡力氣地鉗進懷裡,利索摟住反低吼:“玥、小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