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重生八零俏神醫:老公,請自重 > 第1章 醒悟

第1章 醒悟

。南溪站起,拿過床邊的棉襖披在上,朝著門口走去,「我這態度怎麼了?南菱不是要搶功勞麼?那我們就看一看,到底是功勞還是罪過!」南溪出去了,屋裡三個人都不知道跑出去幹什麼,趙彩慧在後一個勁兒喚,「南溪,你幹什麼去?」可惜南溪頭也沒有回,好像是沒聽到一樣走了。南玉山悶頭坐在桌邊不說話,南菱張的看著趙彩慧,「媽,我沒有推姐姐!」「媽知道,你是個好孩子,纔不會做那喪良心的事兒!」說也奇怪,同為兒,趙彩慧對待...「哎呦喂,我們家的千金小姐總算是醒了!我要是不進來,你是不是打算一直賴在床上啊?」

南溪剛醒來,冷不丁被這尖利刻薄的聲音激起了全部回憶。

是了,推門進來的這個樣貌普通的是的母親!

從前以為隻是偏心,臨死才明白自己隻不過是親兒的一個廉價擋箭牌和鋪路石而已!

南菱從趙彩慧後探出腦袋,看了一眼生氣的媽媽,小聲阻止,「媽,你別這麼說,姐昨天掉冰窟窿裡邊去了,撈上來的時候服可是全了,這麼冷的天,擱誰也不了!」

趙彩慧哼了一聲,「南溪啊,瞧瞧你妹妹多懂事,還替你這個歲數大的說好話,昨天要不是南菱急著跑去找人救你,你早就沒命了,你倒是長點良心,就把接班的指標讓給你妹妹又怎麼了?」

父親南玉山供職的鋼廠是國企,按照當時的規矩,差不多到了退休年齡,就可以指定一名子接替自己的崗位,這就做接班。

接班可不僅僅意味著一個工作,它還代表著父輩得到了企業的認可,代表著企業文化的傳承。

因此人們都會把這個機會給家裡最懂事,能擔當大任的孩子,意義可是非同一般。

父親南玉山本打算把接班的指標給南溪,可是妻子卻一直想給南溪的妹妹南菱,兩個人為此爭吵過不止一次。

前世就是在今天,南溪激南菱的救命之恩,竭力勸說爸爸,把接班的指標給了南菱。

如今南溪就不會這麼傻了,看了南菱一眼,後者正張的盯著自己,顯然在等著自己說出讓指標的話,「嗬嗬,想讓南菱接班?」

南玉山端著一碗麪過來,在趙彩慧母後張一下,張的著大兒,「南溪!」

趙彩慧轉向丈夫,惡聲惡氣的說,「閉,這兒沒有你說話的地方!」

南菱則上前一步,結結的說:「姐,瞧你說的,我可不想搶你的機會!」上說著不要不要,其實目中充滿了。

「你想要接班不是不行,隻不過有件事奇怪,你得先告訴我究竟是怎麼回事!」南溪一板一眼的說。

南菱一聽,隻是問一個問題而已,連忙點頭,「行啊,你問吧!」

「昨天冰,咱們姐妹在一起,看見冰窟窿的時候,我本想躲開來著,可是有人在背後推了我一把,」南溪盯著南菱,「你告訴我,當時我邊隻有你,那個把我推下冰窟窿的人,是誰?」

南菱頓時臉煞白,張的後退了一步,「姐,你不會懷疑是我吧?你掉下去以後,我可是到找人救你,你不能這樣空口白牙的汙衊我!」

「找人救我,並不代表著就不是你推了我,小河就那麼大,你不別人,大家也都能看見我掉下去了!」南溪微微冷笑,重活一世,怎麼可能再被南菱的鬼話騙到?

趙彩慧是帶著小兒來要指標的,可是沒有想到,南溪竟然指控南菱推下水,這事態的發展,可是完全偏移了!

「南溪,你這夾槍帶棒的,是跟你妹妹說話的態度麼?你自己貪玩,不小心掉進水裡,還想著賴到你妹妹上啊?」趙彩慧拿出的當家長的氣勢,準備好好訓一訓南溪,著承認是自己落水。

南溪站起,拿過床邊的棉襖披在上,朝著門口走去,「我這態度怎麼了?南菱不是要搶功勞麼?那我們就看一看,到底是功勞還是罪過!」

南溪出去了,屋裡三個人都不知道跑出去幹什麼,趙彩慧在後一個勁兒喚,「南溪,你幹什麼去?」

可惜南溪頭也沒有回,好像是沒聽到一樣走了。

南玉山悶頭坐在桌邊不說話,南菱張的看著趙彩慧,「媽,我沒有推姐姐!」

「媽知道,你是個好孩子,纔不會做那喪良心的事兒!」說也奇怪,同為兒,趙彩慧對待南溪就像是冰,對待小兒南菱,則像是溫暖的春風。

南溪回來的很快,「行了,都坐在我屋裡等一會吧,剛好我吃了這碗麪,時候也就差不多了!」

趙彩慧指著南溪就罵:「你是哪蔥?還反了你了,竟然連你媽都想指揮?」

「我可不是指揮你,你不想要接班指標的話,現在就可以走!」南溪不客氣的指了指門口,對趙彩慧下了逐客令。

在南家,別看趙彩慧天咋呼,但是家裡說了算的,其實還是南玉山,因為南玉山是正式工人,而趙彩慧隻是個臨時工而已。

一家人的生計,可是都著落在南玉山的上。

如果前世不是南溪自己耳朵子,被南菱騙了,誰也搶不走的接班指標!

趙彩慧隻覺得口堵得慌,但是又捨不得真走,隻好坐下來生悶氣。

南溪倒像是沒事兒人一樣,端著碗吃起了麵條。

「南溪,你要的片子帶來了!」院子裡傳來張大力的聲音,「你要看的話,就來我屋裡看,這帶子還要還給電視臺呢!」

南溪答應一聲,站起來招呼爸爸媽媽,「走吧,現在東西到了,當時到底是什麼況,一看就知道了!」

八十年代可沒有攝像頭,但是已經有了攝像機,昨天南溪們玩兒的地方,正是北寧市的一個小景點,冬泳好者的聚集地。

昨天出事的時候,小河邊上就有個節目組在拍節目,當時南溪幾個還議論過,如今回想起來,南溪掉下水的形,應該都被攝像機錄了下來。

而張大力就在北寧電視臺工作,所以南溪委託他把昨天的錄影帶借出來用用。

到了這個時候,南菱也琢磨明白了,一把拉住南溪的手臂,眼淚就在眼眶裡邊打著轉,「姐,你這是不相信我?」

南溪笑了:「怎麼會?我隻是想看看,到底是哪個傢夥推我下水!」

南玉山一拍大,義憤填膺的說:「早就該這樣,讓我看出來,我剁了這個孫子的手!」

眼看著南玉山父出了門,南菱愣了一瞬,突然想起來昨天看到了電視臺的人,頓時慌張起來,眼淚的去拉趙彩慧的手臂,「媽,求你了,別讓他們放錄影!」

知莫若母,看到南菱這個樣子,趙彩慧心裡就明白了,南溪落水的事兒,多半跟小兒不開關係!

趙彩慧恨鐵不鋼的手點在南菱的額頭上:「你呀,就不知道把事做的一點,非得留下個把柄!「,你別這麼說,姐昨天掉冰窟窿裡邊去了,撈上來的時候服可是全了,這麼冷的天,擱誰也不了!」趙彩慧哼了一聲,「南溪啊,瞧瞧你妹妹多懂事,還替你這個歲數大的說好話,昨天要不是南菱急著跑去找人救你,你早就沒命了,你倒是長點良心,就把接班的指標讓給你妹妹又怎麼了?」父親南玉山供職的鋼廠是國企,按照當時的規矩,差不多到了退休年齡,就可以指定一名子接替自己的崗位,這就做接班。接班可不僅僅意味著一個工作,它還代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