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土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素土小說 > 暗帝的神醫梟妃 > 第1章 暴打

第1章 暴打

刷夜壺的人兒正是丞相府嫡南宮月落,雙十年華,仍待字閨中。南宮月落看著往池底沉去的夜壺刷,單薄的子忍不住輕起來,咬著泛白的紅,凹陷下去的雙眸盈了一層薄薄的水霧,含著無盡的苦,將快要溢位眼眶的眼淚生生地憋回去。是丞相嫡,本該過著錦玉食的生活,可卻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吃得是餿飯餿菜,住得是柴房。從知道娘親替自己謀了和太子的婚約,就天天盼著太子能夠早日和完婚,救出水火。可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轉眼,已雙十...雲起大陸,東越國,丞相府。

雖是三月天,但是空氣中似乎還殘留著嚴冬的料峭,微冷,清寒。

丞相府後院池邊,刷夜壺的人兒,衫破舊單薄,麵蠟黃,紅泛白,瑟瑟著子埋頭刷著夜壺,不敢有毫的懈怠。

許是太過用力,手中刷夜壺的手刷子不慎掉落池中,雖快速手去撈,但指尖冰冷的刺讓子一,險險向前摔去。

等穩住子,再想去撈夜壺刷之時,那刷子已經沉池中……

這刷夜壺的人兒正是丞相府嫡南宮月落,雙十年華,仍待字閨中。

南宮月落看著往池底沉去的夜壺刷,單薄的子忍不住輕起來,咬著泛白的紅,凹陷下去的雙眸盈了一層薄薄的水霧,含著無盡的苦,將快要溢位眼眶的眼淚生生地憋回去。

是丞相嫡,本該過著錦玉食的生活,可卻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吃得是餿飯餿菜,住得是柴房。

從知道娘親替自己謀了和太子的婚約,就天天盼著太子能夠早日和完婚,救出水火。

可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轉眼,已雙十年華,但太子卻遲遲未提起和的婚約。皇家似乎忘卻了……

正在南宮月落在池邊暗自傷神的時候,一道尖銳的怒斥聲響起:「南宮月落,你個賤婢,讓你倒個夜香,刷個夜壺,你竟給本小姐在這裡懶!」

南宮月落聽到這道尖銳的嗬斥聲,單薄的子狠狠一,本就泛白的更是白得磣人。

「二妹妹……我……」南宮月落解釋的話還未出口。

隻見眼前一道暗影閃過,接著一藤條狠狠地在南宮月落的手臂上,衫破碎,手臂上頓時映現出一條深深的痕。

「哼,南宮月落,你個賤婢,二妹妹也是你能夠得?」一襲芙蓉錦的子正是丞相府二小姐南宮芙蓉。

貌若花,絕麗出塵,配得上芙蓉之名,隻是芙蓉麵容,蛇蠍心腸。

南宮月落貝齒死死地咬著慘白無的紅,抖著瘦弱而單薄的子不敢呼痛出聲。

的痛,並不會贏得南宮芙蓉的同,反倒會激怒,惹來南宮芙蓉更加殘的一頓暴打。

「二小姐,奴婢知錯了。」南宮月落煞白著臉卑微的道歉。

然而出口的幾個字卻化作一柄柄利劍紮進南宮月落的心窩,讓痛得窒息,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分明纔是丞相嫡,才應該過著叱詫丞相府的生活,然而卻過得如此茍延殘,豬狗不如。

娘死,爹不疼,姨娘們姐妹們欺淩待,就是相府中下人奴僕們都可以狠狠地欺淩辱。

「哼,知錯了?南宮月落,你個賤婢,你以為本小姐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就你這賤婢,也敢肖想為太子妃。本小姐告訴你,太子是絕不會娶你的,太子若是想娶你,早就迎娶你了。不會等到現在都不提及和你的婚約。嗬嗬,賤婢,你都是一個老姑子了,不要說太子了,就是普通人家也不會要你這賤婢……」

南宮芙蓉說著,恨得咬牙切齒。手中的藤條更是無的落在南宮月落的上,一下更勝一下,用盡了渾的力道。

南宮芙蓉恨不得將南宮月落打死方能解恨。冰冷的刺讓子一,險險向前摔去。等穩住子,再想去撈夜壺刷之時,那刷子已經沉池中……這刷夜壺的人兒正是丞相府嫡南宮月落,雙十年華,仍待字閨中。南宮月落看著往池底沉去的夜壺刷,單薄的子忍不住輕起來,咬著泛白的紅,凹陷下去的雙眸盈了一層薄薄的水霧,含著無盡的苦,將快要溢位眼眶的眼淚生生地憋回去。是丞相嫡,本該過著錦玉食的生活,可卻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吃得是餿飯餿菜,住得是柴房。從知道娘親替自己謀了和太子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